【何开心/尤东东】取向定心剂(1)

拉郎 想写就写了

是个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故事

私设很多

食用愉快!



1.

 

“我他妈不Gay!”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尤东东急了吼一声上司也算不了什么大事——他对何开心这种两眼一弯就拽出高情商高富帅恋爱天才名号的情感学家实在是招架不住,就算这班是自己想上的,私人辅导也是他悄悄提议的——作为上司的何开心哪儿都给足了面子还很负责,偏偏就是这所谓的爱情辅导课走了邪道,变成劝导他要敢于面对性取向。

 

虽然他的前女友一根手指头就能数的过来,可毕竟也是前女友啊,尤东东对自己的直男人设深信不疑。从何开心的嘴里听见“你差不多就是个零号心理”的冲击力远远高过曾经有人对他的总受评价,他用不着被科普都能猜得出零号是个什么意思——而且在他下一声表情狰狞的反驳出口前,何开心已经俯下身来,撑在他眼前的桌上一挑眉毛,盯着他笑道:“还是个傲娇?”

 

何开心平时不这样——他是被算在待人彬彬有礼那一类的计划性总裁,对尤东东这样扬眉吐槽的模样好像应对他不喜欢的相亲对象似的——倘若尤东东知道自己被归类为男性相亲对象的形象,可能真的得急到咬人。

 

“我、我不是!”他没法咬人,甚至连话都说不利索了。他已经深刻意识到开所谓爱情辅导班的都是心理变态,他有这个闲工夫不如回家打会儿飞//机做做春//梦的实在——哪儿会被人节节逼问对同性心理,整得他真的会对长得好看的男性动心一般。

 

就说何开心,尤东东准备开溜前分了一秒心在对方身上——他上司就长了张白净好看的脸,尤其是眼睛盯着人的时候很令人动容——当然那是别人,尤东东想起刚刚对方的眼神就浑身发抖,正想迈开长腿从何开心眼皮子底下开溜,就被对方一伸手捉住胳膊拖了回来。

 

他太瘦了,哪怕他的衣服乱搭皱巴巴得撑起来,也没办法给他平白增添力道——何开心稍稍用力就捏住了他连快肌肉都挤不出的胳膊,把他硬生生按回座位上,笑得比之前更令人胆寒了些:“我说让你走了吗?”

 

“我靠,你这都分析错了我干嘛还得听下去啊?就算你是我老板你也得讲道理啊是不是。”

 

“首先是你让我教你敞开心扉的,所以我觉得我分析得没错,你自己也说你摸到同性下体的一瞬间有……”何开心有条不紊地给他做起了分析的活儿,省略号的位置意味深长地扫过一眼他的西装裤裆,吓得尤东东立刻捂住自己的宝贝儿,带着一丝害怕好兄弟抬头的意味——对他这般反应,何开心笑得撇开了视线,往他桌上坐上身子,双手抱胸,接着说:“其次,就算我说得不对,你该不会认为这课是免费的吧?”

 

妈的,尤东东开始问候起自己的傻逼祖宗十八代,怎么就给自己就生了这么个脑子。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况且谁没经历过几个心理变态的老师——所以他的态度马上三百八十度大转弯,赔着笑脸给何开心,谄媚道:“老板,你又不缺钱是不是,这个就不能当业余乐趣吗?你看你刚刚不是被我的心理问题娱乐得很开心吗,咱们各取所需是不是。”

 

“我不缺钱和我该获得应有的报酬是两回事,我付出了当然得有回报不是吗?”不出于逗自己下属的立场上,何开心真是这种人,所以更不可能放过尤东东了:“你要是不想给也行,就从你这个月工资里扣吧。”

 

“别啊……”提到工资尤东东瞬间又像个泄了气的皮球,直接趴到了桌上,悔恨得恨不得一头撞死在何开心的屁股上——他在心里从挣扎到放弃,最后只能用气音痛苦地吐出个“操”来,然后抬眼问何开心:“那好吧,您要多少啊?”

 

何开心在心里打了把算盘,利落地抛出了个让尤东东听了差点滚下椅子的价格。

 

“你、你、你这是他妈的敲诈!”他真的准备咬何开心了,如果对方下一句话不是承认这是玩笑话他现在就上去咬他——反正他老板看起来细皮嫩肉的,应该很好下口,适合磨牙——而何开心显然预料到了,先是跳下桌子,离他远了三尺,才重复了一遍价格。

 

尤东东气得磨牙,可惜没结果,完全被何开心牵着鼻子走。

 

他也是惨得过分——天晓得何开心已经好久没过这种掌控人的生活了,每天在家被母亲烦婚事烦得焦头烂额,偶尔公司里又有点破事要自己出马,碰到投资方又得赔笑脸——能让他这么趾高气昂地说话也就尤东东和不知道哪里找来的富家千金了,前者还明显好于后者。至少何开心发现逗他是件很有乐趣的事。

 

“那这样吧,我家保姆请假回家了,家里缺人手。”何开心打量了一番尤东东,相信这家伙既然能活到现在那生活自理能力一定不差,便下定了决心要敲对方这一手:“你就来我家打工还钱吧。”

 

“我?”尤东东震惊地抬头指了指自己,不知道该不该把自己的胡茬凑过去给何开心看看清楚——再或者他的大裤衩?他放荡不羁的小背心?总有一款会让他老板意识到他就是个屌丝,他有什么能力当什么别人老妈啊!

 

“不然你还想怎么样?”何开心盯了他一会儿,突然往前迈了一步,低声问:“你还有别的能拿来偿还吗?”

 

以身相许这四个字卡在尤东东的喉咙里不上不下,但是他必须保持着直男的最后一丝尊严,只好对何开心尴尬地笑,还是同意了上门保姆的条件。

 

我要是不让你后悔这个条件,尤东东在下班后坐到何开心的车上时想着,头一次对自己屌丝的地位感到自信:就是我他妈不够屌!

 

 

TBC

评论(8)
热度(107)
© 俏鼠黄 | Powered by LOFTER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