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安】一墙之隔(1)

复健复健 送给蛋总

就不知道能写几百年(?)

食用愉快!



1.

 

又是这样。

 

麦克雷难得在中午之前起了床,起了晨练的念头后这会儿刚刚锻炼结束,慢慢走动着休息时,又遇见了似乎住在自己家隔壁的神秘人。

 

他想来想去只能用似乎,内心的困惑增添了太多未知性。麦克雷用毛巾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侧目观察着对方——他才住到这里没多久,原因是原本留给流浪汉住的地方受到了管辖——从守望先锋那个鬼地方逃出来以后他好歹也少有积蓄,常驻不成,在这里短期租住还算应急。何况周边的环境并不差,路过的人友好但同时各有保持距离的自觉,没有叫麦克雷头疼的邻里关系。

 

至于这位住在他隔壁的房客,麦克雷很容易意识到自己为什么会注意到对方。他不是没见过出门戴着面具包的严严实实的家伙,要是他愿意,按照他目前的身份这样做才是明智之举——当然他可没这功夫,有时间给自己打扮成这样,他可宁愿睡觉,练练厨艺,接下来才是闲暇时光的工作问题。

 

他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对方所做的行为和这身打扮完全不相干。面具将他的整个脸部都遮了住,加上帽兜的遮盖,再宽松的衣物都不能给人带来一丝透气感,可即便如此,除了刚来的麦克雷以外,周围的人似乎都认识他。他们有的会和他招手问好,对方有所回应,不过并没出声,仅仅是挥手示意,其他人也是习惯了模样的就此作罢。

 

想要从话语里得到一点线索的他已经失败了,好奇心像只猫似的在他心头抓来挠去,等到他从这堆问题中回神以后,突然发觉自己的视线冷不丁地撞上了对方的面具正脸。

 

对方在看他——这份认知让刚刚运动完的他毫无防范地冒了冷汗。

 

一点职业病,和他人有任何接触前,先将很多危险的可能性提到了议程上,有所戒备,以防接下来会有什么不测。麦克雷小幅度地活动了阵自己的机械手臂,预备在对方突破安全防线时有能一拳痛揍上去的能力。

 

但是他没能有这个机会。神秘人恰恰踩在了他底线前的位置前,陌生人之间的距离,友好又平淡地向他伸出手。麦克雷迟疑了片刻,缓缓伸出了右手,莫名其妙地和对方郑重一握,就看见对方淡淡地撤回手,摆摆转身离开。

 

“你……”

 

他有机会提问,当然,可理智在叫他住嘴。于是麦克雷把接着半句话咽回肚子,对方也并不见得打算为他的犹豫停下脚步。

 

只有一件事麦克雷强硬地和自己的理智背道而驰——他悄悄地顺着自己回家的路跟踪对方,确认这位神秘人的确住在自己家隔壁。这让他的好奇心愈来愈重,他有了解对方的欲望,即便暂时他想不出该怎么办,但是麦克雷想总有这样一个机会。

 

你是谁,为什么要穿成这样,为什么——你有一点,不该存在的熟悉感?

 

他远远地呆着,注视着神秘人回到自己住处的隔壁房间,才意识到该快步地回到房里洗个澡——他身上的汗臭味真是令人难受,这绝不该是一个牛仔该在平日里表现出的模样。麦克雷回到住所,和上门,挂着毛巾走进浴室——他总会在洗澡前念叨齐格勒博士防水的机械手臂真是给人省去了不少麻烦,即便守望先锋是个麻烦组织,暗影先锋是个讨人厌的麻烦组织,失去了一条胳膊现在似乎换回了另一种便捷,只是它也像个烙印,当他想起感恩时,还会忍不住想到憎恨和遗憾。

 

最关键的那个不可能问出口的问题,麦克雷低下头任由蓬头打湿自己的头发,热度蜿蜒着流过他的身子,心底却为此有些发凉——和他的左手臂似的,感觉不到疼痛,只是没温度地冰凉。

 

就像他当时听到了那条死讯,失去了言语能力,看着已逝之人的遗孤哭泣,有些不知所措。

 

 

TBC

评论(1)
热度(22)
© 俏鼠黄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