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组】酒(1)

练练手 半藏和黑百合的故事

瞎写的 有BUG也别捉了 让它去吧(靠)

完全写不来文了……就 慢慢来吧_(:з」∠)_

食用愉快!




1.


她坐在屋顶上。

 

岛田半藏带着一壶清酒攀爬上自己的老地盘时才意识到此处已经被其他人抢先侵占,他先是握住了自己背后的弓,另一只手的手指则勾住了箭筒内箭的羽间——他从来都不算作一个容易放松警惕的人,甚至从以前开始面对陌生的事物都有点紧张过度。

 

“你好。”对方倒是对他的行动毫不介意。艾米莉此时此刻手里正捏着一罐啤酒,当然她并不在乎这东西究竟是什么,喝起来的味道只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和她整个的过去一样随即消散的无影无踪。她不会记得自己喝过什么,正如她不记得自己原本是谁,为什么名字渐渐会被代号取代——然后连无知感也被抛之脑后。

 

“你是谁?”半藏则完全没有打招呼的念头,单刀直入地问了明知得不到答案的问题。他已经抽出了一支箭,视线才扫到艾米丽身边摆着的狙击枪上,下一秒两个人的枪口就与箭尖相对,视线分毫不差地纠缠成了一线。

 

他们僵持起来,直到艾米莉重重地将手里的啤酒罐摔在了地上——原本高度绷紧的神经突兀地遭遇这等动静,半藏分了心,眼前的狙击枪就直直挑开了他的弓箭,并且赶在他出手前摸过了另一罐未开的啤酒,送到他面前挡住了他的动作。

 

“一个不该是你敌人的人。”她总不可能不带一点目的性地跑来这种地方喝闷酒,首先她并不会感到无端的阴郁或寂寞,其次对待陌生人她可没好心到打招呼的地步。对方不知道她是谁,可艾米莉对岛田半藏了解的相当充分。

 

最重要的是,他有利用价值——或者说他的姓氏就代表了一定的价值,背负了罪孽,也承载了荣誉,带着岛田一族的兴盛衰败——他活着,岛田帝国就有复兴的希望;而帝国的复苏,正是黑爪所希望的。

 

“你凭什么这么说?”半藏盯了眼前的啤酒一会儿,没打算伸手接过,转移视线看向了艾米莉:“你看起来可一点都不像可信的人。这么多年派来杀我的人数不胜数,我不想杀了你以后再去追查你的身份。”

 

“黑爪能重建你父亲的帝国,半藏。”艾米莉轻轻将酒罐放到半藏面前,自己又开了一罐喝上一口:“我是来帮助你的。”

 

“但是代价是什么?”他低下头,依然没理眼前的啤酒罐,自顾自地取下了腰间挂着的酒葫芦,喝之前视线一直牢牢地粘在艾米莉身上:“你想要什么——或者说,黑爪想要的是什么?”

 

“噢,你可问倒我了。”她语气平板地解释道,酒液如同白水般地给她喝下:“我只是旁观的实行者,对于岛田家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那么黑爪也不过如此,还真是高估了我。”半藏禁不住冷笑了一声。他太久没听到“父亲”这个称呼了,好像对方的名号至今还能影响他似的——他几乎都快忘记了自己姓氏的价值,曾经光是姓名就叫人闻风丧胆,现在却从他人嘴里听见给予援助的要求。

 

他太久没回家了,以至于完全忘记了曾经哪里是家。“我对现在的岛田家一无所知,得到的情报不会比你们多——我父亲打造的帝国已经毁了,我也没什么能付出的,到最后你们的努力只会是一场空谈。”

 

“看起来你自己带了酒。”艾米莉已经喝完了手里的啤酒,她岔开话题,瞥了一眼半藏的酒葫芦后重新顺走了他面前的啤酒。她的声音被酒精润滑的像蒙上了一层人情味,即便语气还是冷冰冰的,好在吐出的字句给人感觉不到攻击性:“既然你都带着它来到了这里,难道不打算喝它吗?”

 

“我不喜欢被人揣测心思。”

 

“而我们黑爪总是做不讨人喜欢的事情。”艾米莉仿佛嘲笑他般地勾起了嘴角,“真是抱歉。”

 

“也许你坐下喝一会儿酒就会对我们改观。”

 

“我想不会有这种机会。”他准备离开了,毫无疑问。在这里继续和对方纠缠不清不会是正确的选择,半藏拿起刚刚被甩开的弓与箭,将它们背回原位。在走之前他稍稍犹豫下来做了件事,再疾步从房顶沿着墙壁而下。

 

艾米莉一点挽留的意味都没有,她再清楚不过这可不是自己一句话就能挽留下的人,这项任务要求她极富有耐心——完美地完成任务是她唯一获取满足感的方式,她不打算从开始就搞砸它。

 

所以在她喝完了最后一罐啤酒,起身准备离去时,艾米莉突然回头注意到了放在自己身后许久的一盏清酒。

 

它就像它的主人一般,把大半藏进了黑暗,仅露微波被月光照射。还永远在等——毫无理由地等着不知道会不会来的人,等着可有可无的转机。

 

人类就是会做这种事,他们能有片刻漫无目的的时光,就不会事事都为了完成一个目标去做,有时甚至单纯得愚蠢,把无聊的一面暴露无遗。

 

她想岛田家的长子的确不过如此,就这样做了无聊的事,把人性化的一面展露给了最理解不了的她。

 

艾米莉蹲下身子,端起那盏酒一饮而尽。

 

他们还要见面,她虽然尝不出这口酒的滋味,至少她知道下一次他们见面能有了其他话题可绕。中心永不会变,她恰好缺一些更为完整的铺垫来引入他们相处的目的。

 

走之前她带走了这盏,让月光孤独地留在房顶上,空无一物,未见一人。

 

 

TBC

评论(2)
热度(31)
  1. 呱卟旯卟呱俏鼠黄 转载了此文字
© 俏鼠黄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