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76】槲寄生(蛋总生贺一发完)

 @Doublen蛋蛋 送给My dear 蛋总!!!!!!!!!!!!!

生日快乐=3=!!!!!!!!!!!!

想不出什么脑洞只能提前写个圣诞节的段子了_(:з」∠)_有点傻 但是还蛮甜的(。

有麦安嘿嘿嘿嘿

爱你!!!!祝你新的一年每天都开开心心><!

以及半藏托我祝你生日快乐哈哈哈 你明天如果上线碰到他的话就 就说个谢谢(?)

希望食用愉快!




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过上圣诞节。

 

莱耶斯坐在安吉拉身边,陪着她缝制圣诞节要用的服装——照理说圣诞节应该有一段能休假的时间,守望先锋里面住的也是人不全是机械。战场并不需要每天都上,所有人都有享受假期的权利。

 

除了杰克·莫里森。莱耶斯在第二次缝错了送给托比昂的衣服上的纽扣时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他在心里坚决地否定自己是操他的想念莫里森——守望先锋现任领袖长官在这种休息时光忙得不可开交,莱耶斯压根儿不记得上回他们见面是什么时候,似乎每回忆起上一次都是一个短促的吻然后就擦肩而过——有时还会遇上安娜路过,拍拍自己的肩膀以示一种微妙地安慰。

 

我不想莫里森,莱耶斯蹙着眉看了看自己手上这件过小尺寸的衣服,但是他该回来了。

 

过不过节是一回事,只是没有安吉拉或者安娜地盯梢,莫里森是否有片刻的时间选择去休息都是问题——莱耶斯相信按照自己了解对方的程度,等莫里森回来一定又能看见金发缝隙间窜长出更多的白发,然后一言不发地把文件交到安娜手里,回到房间里开始补一场不睡会死的觉。

 

而自己就只能坐在这儿继续干这活儿,莱耶斯突然有点烦躁,还没来得及发牢骚就被安吉拉握住了手——这位博士精通的方面可不仅仅是医学,她微笑着面对莱耶斯,提醒他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你缝错了。”

 

“我知道。”莱耶斯没能好声好气地答复。

 

“莫里森不喜欢迟到。”安吉拉从他手上拿过那件衣服,将莱耶斯缝错了的地方拆线重来:“你得相信他,加比,他会准时回来的。”

 

“你们总是帮着他说话。”莱耶斯闷闷地双手抱胸看着安吉拉缝好那颗纽扣,“他是不会迟到,但同样他还不喜欢早到——我们之间缺少时间。”

 

“怪不了他。”

 

“我可没想怪他。”他喃喃道,重新从安吉拉手里接过衣服,往下继续缝上纽扣,“反正等他回来也是要安娜催他去睡觉。”

 

“别说的像我很乐意这么干似的。”安娜正在布置檞寄生,悠悠地回了莱耶斯一声——她挂好檞寄生以后看见麦克雷正快步向自己这儿走来,她想再说莱耶斯几句就去和对方打招呼:“也许是时候该靠你哄他去睡了,加比。”

 

“我觉得他们两个在这方面一定会搞砸——噢,安娜,你站在檞寄生底下!”安吉拉说着忽然发现了有趣的事情,她双手合十着枕在下巴上笑起来:“而且麦克雷和你站在一起。”

 

“怎么了吗?”这位女士还没能反应过来。

 

“意思就是,女士——”麦克雷脱下了他的牛仔帽,仔细看的话能观察到他的手有一丝颤抖,所幸被帽子完全挡住,“我可以向你索要一个吻吗?”

 

上帝啊,莱耶斯默默地抹了一把脸,瞧瞧这被自己捡回来的家伙,眼光还真不是一般的高。

 

“是啊,是啊,檞寄生——当然了。”安娜爽快地笑了几声,贴上嘴唇在麦克雷的嘴角上主动地留下一个吻,“同时奖励你近期来的表现,小子。希望我还有作为奖励的魅力。”

 

“感谢您——我是说,您很有魅力,女士,感谢这个吻,和、和……和这个我忘了名字的小东西,哈哈。”

 

“檞寄生。”莱耶斯忍不住插嘴道,他的心情足以差到他想拆穿麦克雷的借口,但是安吉拉及时打断了他想要说的话,拉回了他的注意力:“你应该去那下面等莫里森。”

 

“我才不干。”

 

“快圣诞了,在平安的象征下许的愿望说不定会实现。”安吉拉悄悄地拢着手跟莱耶斯轻声讲:“这可是女巫的秘密——你看,麦克雷都亲到了安娜,有什么理由你不去试试?”

 

“他是故意的。”面对安吉拉的笑脸这样说总有些不可思议,莱耶斯想到匆匆赶过来的麦克雷,在内心叹声道愿望还是要靠人为,“万圣节都过去那么久了,你别再想来女巫预知一切的那套了。”

 

“我可算准了莫里森会给你几颗糖。”

 

“就一颗——还是因为你们分光了他所有的糖。”

 

“这回我们可分不走他的吻。”最终还是从他手里拿走了完成品衣物的安吉拉展示性地看了看,笑着说托比昂看到回高兴的,走远前朝他重新指了指檞寄生的位置。

 

我才不会在那个蠢地方等莫里森,莱耶斯就如咬定自己不想念对方一样地想到,我才不会。

 

事实上他也的确不算等在那儿,仅仅是以一天三到五次的频率路过那儿。接到莫里森回到总部的消息以后他就只在那儿附近晃悠,面对每个投来好奇目光的人以黑脸,直到突然撞见莫里森站在檞寄生底下,等着他停下四处走动。

 

于是莱耶斯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靠的越近他就越不怎么想看莫里森的脸,想说对方要是敢取笑他什么,他一定转头就走——莱耶斯的视线略过莫里森的耳朵尖往上观察着金发里是不是又多了显眼的霜白,对方就趁着他走神的空隙扑上来抱紧了他。

 

莫里森身上还有基地外寒冬的味道,莱耶斯想对方是不是很冷,随即回抱了上去。

 

“安吉拉说你在这儿等我。”度过一小段温馨时间后莫里森还是忍不住笑了,他将脸颊贴在莱耶斯的脖子旁,“是想问我要一个吻吗?”

 

“明明是你在这儿下面等我。”莱耶斯稍稍拉开一些他们之间的距离,对上莫里森的蓝眼睛,“别抢我的台词,杰克。”

 

“好吧。”莫里森翘着嘴角吻上他,闭上眼睛时想感谢上帝让我在回到基地前补过一觉,这样他们在缠绵结束后才能呼着热气告诉莱耶斯:“我睡过一觉了——我想今天我们不缺时间,你有其他想问我要的吗?”

 

“你一定不会想在檞寄生下做这件事的。”

 

“是的,我想你得去我房间了。”莫里森重新轻笑着吻了吻他,凑到莱耶斯的耳旁,压低声音说:“我很想你,加比。”

 

我既没许愿也应该没想你,莱耶斯还想再跟自己倔一会儿,最后摇了摇头决定推卸责任给安吉拉,想着这都是女巫的法咒——在平安的象征下他没法说慌。

 

“我也想你。”他抱紧了杰克,和他一起笑起来,“杰克。”

 

“欢迎回来。”

 

 

END

评论(7)
热度(309)
© 俏鼠黄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