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76】人鱼相处法则(2)

一个谜之互相撩的感觉

探险家莱耶斯/人鱼莫里森

食用愉快!



2.

 

杰西·麦克雷终于在饿死以前等到了对方回家。

 

他得说他心情并不太好,原因一是加布里尔·莱耶斯又把他丢在了家里——走之前说的话就像是老爹说的那一套,不过稍微严重一点——例如警告他想不开的时候别在房间里上吊记得出门找个自己见不到的地方,还有如果被发现他乱翻自己东西的话,莱耶斯说要把他的另一只手也剁下来。

 

“这一次可没有什么机械义肢给你用。”

 

“你再晚点回来。”现在瘫在床上的麦克雷想起了这句话,把嘴巴里的雪茄碾灭在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别说再给我装一根义肢了,你说没了胃的人还能不能活下来?”

 

“我很乐意帮你一试。”莱耶斯还在心里想我巴不得再晚点回来,要是莫里森没被我气走的话。他可想在那儿坐满一个小时了,何况有时候莫里森还会适当地拖延一点时间,和他多说一点——这还是他们之间第一次出现一方早退的事情,回忆起来莱耶斯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闷闷地丢掉苹果核,回家还得面对这个被自己捡回来,给予救助,可表现得完全忘恩负义的家伙:“反正我本来没打算这么早回来。”

 

“你不回来我都不知道上哪儿去找吃的。”

 

“我没跟你说冰箱里就有吗?”莱耶斯从冰箱里取出食物放进微波炉里的时候瞥了一眼麦克雷:“你只是废了一条胳膊,不该是坏了脑子。”

 

“是你让我老实点别翻你的东西。”

 

“如果冰箱里都是我的东西的话,那等会儿你就别吃了。”

 

“上帝啊。”麦克雷四仰八叉地重新倒了回去:“我到底为什么会栽在你这种人手上。”

 

“当然是因为脑子不好。”

 

“你刚刚一定是和情人幽会去了。”

 

“我说什么来着,脑子不好。”莱耶斯波澜不惊地答复,他还不打算把莫里森的身份介绍给麦克雷,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还是纠正起了对方嘴里的称呼:“不是情人。”

 

“你竟然反驳了却没解释,根本就是打算掩饰事实。”

 

“你说话很有力气,小子。”莱耶斯把东西从微波炉里取出,走去桌子旁准备吃饭前,抬头朝着麦克雷嘲讽性地笑了一下:“一点都不像饿慌了的人。”

 

“你别告诉我你只热了你自己的份儿。”

 

“本来就只有一份。”

 

“……我收回我前面说的所有话,你还是不回来比较好。”

 

“你确定是这么想的?”

 

“好吧,对不起,你没和什么情人幽会,你是出去完成你的‘探险考察’——莱耶斯,说真的,我要饿死了。”

 

“冰箱里还有一份,自己去热。”

 

他坐到了位置上,拆出餐具边吃着边听见麦克雷激动地从床上一跃而起的动静,看对方冲到冰箱里拿出餐盒,半晌才咬牙切齿地挤出一声:“这不是我要吃的,那个口味。你什么时候买的?”

 

“昨天。”

 

“他妈的,你是故意的。”

 

“管不住自己的嘴就该给你管管。”莱耶斯吃得津津有味无动于衷,对于快要爆炸的麦克雷持有一副不屑的态度:“好歹我也是你的老师,履行一下职责。”

 

最后麦克雷还是加热了自己的晚餐,走过来坐到莱耶斯眼前,重重地拿餐盒砸了一下桌面。他所谓的老师像是一点都没注意到他的怒火,麦克雷忍不住吃到一半出声威胁道:“下回我会让你的情人也尝尝这个味道的,老师。”

 

“先找出他是谁再说吧。”

 

“‘他?’”

 

无意间二次犯下口头错误的莱耶斯以最快的速度撤身走人,并且在麦克雷问更多之前戴上了耳机平躺在床上看起了书。

 

就算对方提醒了四遍书拿反了,他也毫不在意。

 

&

 

“你来了。”

 

人鱼远远地就看到了他,立刻甩着尾巴游到了他面前。莫里森十分耐心地等他脱掉鞋子坐下来,也十分使坏的趁他掏照片的时间里用手朝莱耶斯的脸上弹着水,直到对方蹙起了眉头才悄悄停手。

 

“玉米田。”莱耶斯把照片交到他手上:“这算是我能找到的比较好看的照片了。”

 

“它真的很美。”他显然忽略了莱耶斯脸上其实对玉米田一点都不向往的表情,莫里森的眼睛亮晶晶地盯着手里的照片,小心翼翼地一张张看下来:“我还从没吃过玉米,下次可以带给我吃吗,莱耶斯?”

 

“你该感谢你们人鱼的货币和我们人类的不流通。”一想起吃玉米的问题莱耶斯就不由得想起上回丢在自己脸上的苹果核,他想自己上次是不是想过再也不会给对方带这种吃完了、还剩下个核心的东西来着——问题这回他注意到了莫里森看他的眼神,里面就带一点理所应当的请求意味他就没了拒绝的念头,只是还要嘲讽一两句:“否则你不知道得欠我多少。”

 

“我拿过珍珠给你,你不接受。”

 

“当然我也并不缺钱,也许你能还我点别的东西。”

 

“你想要什么东西?”莫里森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歪了歪脑袋:“啃完的玉米棒吗?”

 

“你再唱一次歌?”发觉莫里森果然还是对上次的事情怀恨在心时,莱耶斯干脆就再提了一次,他想好了这次得把上回马后炮的那番“早知道……”要说的话告诉对方——这一定会改变糟糕的结局,莱耶斯看着莫里森:“就以这个作为交换。”

 

“我不知道人类都是受虐狂。”

 

“你得给我个机会收回上次的话。”

 

“……我还是只会唱军歌,莱耶斯。”

 

人类向他比划了一个请自便的手势。莫里森有点疑惑地跟莱耶斯的视线对视了几秒,他还往下缩了缩身子让水面遮掉自己的半张脸,除了眼睛还粘着莱耶斯以外嘴巴就在水下无声地唱了一遍。他再一番彩排之后才重新浮上来,下巴还滴着水,出声唱完了和上次一模一样的歌。

 

甚至连走调都一模一样,莱耶斯的眼睛扫过对方的下巴到嘴唇,在尽可能的在耳朵不怎么好受的情况下,放松自己去看莫里森的眼睛。他能在对方唱到高潮部分闭上眼时,见到抖落水珠的睫毛——莱耶斯莫名其妙的在自己心里问是不是所有人鱼都长得这么好看——唱歌难听得看起来该是少数了,真不知道莫里森是怎么从吹螺号的那批里脱颖而出地学会了唱歌。

 

这次莫里森唱完连自己都没什么骨气了,他低下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都不期待莱耶斯的嘴里还能吐出什么好话。他考虑自己这会儿潜下去拔来水草来当苹果核用来不来得及,忽然就被人摸上了脑袋。

 

莫里森的金发沾了水都有些闪闪发光的意味,既然莱耶斯要把上回没说的话说完,干脆就把没做的事儿一块儿做了——他揉了揉人鱼的脑袋,真诚地评价道:“你唱歌的样子,挺好看的,莫里森。”

 

在反应过来对方是在变相地说自己唱歌不好听以前,莫里森已经快速地躲进了水里——他还从来没跟人类有这么亲密的接触,即便对方是莱耶斯,他依然难免有一点害怕,外加身为士兵的警惕,他差点就要下意识地打掉对方的手了。

 

他正纠结着,没想到下一秒听见重物落水的声音,莫里森慌忙探出水面,恰恰对上跳下来的泡在水里的莱耶斯的脸。

 

“你干什么?”

 

“我怕你又走了。”

 

“我没想走。”

 

“那就好。”

 

“你也不用跳下来啊。”

 

“我会游泳。”

 

“谁关心你会不会游泳了莱耶斯?”

 

大概是你吧,莱耶斯看在对方一脸要是自己回答了实话就马上转身离开的表情,还是决定闭上了嘴。他继续泡在水里面对人鱼,后者一有动静他立马伸出手抓住了莫里森的胳膊。

 

“怎么了?”

 

“怕你走。”

 

“你到底准备拿这件事说多久?”

 

“这句话该是我问你,莫里森。我一点都不希望再被玉米棒砸脸。”

 

莫里森被他逗笑了,轻而易举地挣脱开了他的手,游动着在他四周绕圈。

 

“喊我杰克好了。”

 

他悄无声息的,在水底握住了人类的手。只是一瞬间,他打算收回来,就再度被莱耶斯反捉住。

 

“加比。”莱耶斯答道,凑近他一点,看莫里森紧张的模样靠近对方的耳朵旁,呼吸吹着水珠蜿蜒下莫里森的耳廓:“加布里尔·莱耶斯。”

 

人鱼的手都快发烫起来了。

 

 

TBC

评论(16)
热度(317)
© 俏鼠黄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