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76】口非心是(试阅部分)

参加的R76合志的本子的试阅 就象征性地放出来一段_(:з」∠)_

后面就是肉了

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本子预售走:戳我


其实莫里森不好说是来上厕所的,给对方和上门的时候莱耶斯就听见莫里森一下呕吐起来的声音——他顿了顿动作,最后还是忍住了就这样替对方关好门。随后他就去找房间里是不是有安吉拉以前塞来的醒酒类的东西——没想到第一次是用在莫里森身上。

 

果然还是童子军,莱耶斯去烧开水的时候想着,连酒量都糟糕得不行。

 

可为什么是来敲自己的门,莱耶斯猜测或许莫里森根本不在乎是谁开的门,是个人有间房里头还有厕所就行了——但是他还没下定论,莫里森的声音就从厕所里传了出来。

 

“莱耶斯!”他含糊不清地叫嚷道:“你、你的毛巾在哪儿,你,嗝——你个混球,为什么卫生间里没有毛巾?”

 

噢,他知道是自己。

 

莱耶斯决定不去想自己是否感到了一丝喜悦。他有权利在心里怀疑为什么是自己,一边还得面无表情地走去厕所,打算将毛巾取下递给对方。

 

“就在你的脑袋上,杰克。”莱耶斯揶揄他:“它是不是和你的屁股调换位置了,你才会拼命地向后找?”

 

“你的嘴——”莫里森接过对方手里的毛巾——它是莱耶斯用来擦脸的,所以他也很自觉地抹了一把脸,把嘴唇上残留的脏东西全部擦在了上头:“就不能、你不能说点让人听得舒服的话吗?”

 

“……你好点了吗?”既然他都这么提议了,莱耶斯对自己可怜的毛巾一时语塞以后还是俯身下来,拍着莫里森的后背:“我给你准备醒酒茶了,要不要带你去安吉拉那里?”

 

“真体贴。”莫里森嘀咕着,毫无自觉地笑了起来。他的脑袋迷迷糊糊地冲向马桶口,所幸莱耶斯反应力迅速地一把揪起了他的衣领救回了他——就在年长的一方以为他晕过去的时候,莫里森一个打颤似乎清醒了小会儿,转过身子,抱住了莱耶斯来不及收回的胳膊。

 

“你真体贴,加比。”

 

一个醉汉的笑容不该有这么大的魅力,莱耶斯如是想着,之后耗费了很大力气将对方从地上拎起来。他刚想松开莫里森,就被后者一个猛撞脑袋顶着他的胸抱住了他,差点一个不稳两个人都得重新砸回地上。

 

推开他,莱耶斯的表情一下子严肃起来,眉头又蹙成了一团,想我应该推开这个臭气熏天被酒精麻痹了的混蛋。

 

“体贴得我想吻你。我很少对人这么想,就算安吉拉一直、一直这么照顾我也不行。”莫里森把脸埋在他胸口嘟囔着:“噢、有、有时候——我想给我的父母一个吻,想感谢他们照顾我,让我有机会实现自己的愿望,来到这座城市、嗝,做这份工作,并且坚持、坚持和你相处。”

 

“你在抱怨。”莱耶斯还没打算回抱他:“我是你的老爸还是你的老妈?”

 

“都不是。”莫里森一下子抬起了脑袋,他对着莱耶斯的眼睛,咧出一个笑容:“我想吻你。”

 

他怎么能向这样一个恶劣的、还喝醉了的混蛋低头,满足对方这愚蠢不堪的要求?

 

当然在莫里森吻上他的时候,莱耶斯的心理活动就完全不是这般模样,它矛头一转指回他自己的脑门上,想我是不是才觉得我也是个混球来着——所以实际上这是件很公平的事,杰克·莫里森是个他妈的混蛋,我也是个更他妈的混蛋——这个吻是不是恰到好处?

 

希望是的。莱耶斯将手按在了莫里森的后脑勺上,一边搂住了对方。

评论(5)
热度(62)
© 俏鼠黄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