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藏】伴龙(3)

充满私设的灵魂伴侣设定

食用愉快!


3.

 

源氏醒过来的时候,除了觉得嘴角有点粘乎乎的,似乎自己还抱着一个热水袋。

 

要到他睁开眼睛眨巴眨巴几下,才意识到他抓着放在脸旁边的是半藏的手。他的哥哥就坐在床边静静地盯着他,源氏一下坐起身子,发觉自己光裸的胸脯又吓一跳,对回半藏的视线,半晌才能小心翼翼地开口:“发生了什么,哥哥?”

 

“你睡觉不换衣服还流口水还要打鼾。”半藏冷静地答复,看着自己还被握着的早已麻木了的手:“除此以外,没什么。”

 

“那就没事。”源氏迅速地松了手。

 

“你说什么?”

 

“没什么!”他赶忙爬起来抓过旁边的羽织穿上身,边忙活边问:“现在几点了?”

 

“下午两点。”

 

“……你没去吃中饭吗?”

 

“我看起来像是能去的样子?”半藏来回审视了一番手背上被源氏的口水流过的地方,同样站起身子,走到对方身边,一副淡然自若的模样将手抹上了源氏背后的衣服:“我饿了。”

 

“我请你吃饭!“源氏很快意识到反正衣服也不要他亲自洗,反应灵敏地就着适当的距离摸上了半藏的后背,攀上对方的肩头--他还没绑好腰带,一这么动弹,衣襟顿时向两边大张开,重新把胸口暴露在半藏的目光下:”哥,想吃点什么?算作我对你的补偿。“

 

“随你。”半藏顺势给他拉过滑开的衣襟,理了理源氏身上的衣物移开视线:“吃什么?“

 

“吃拉面吧!”

 

半藏点头答应了他。等待源氏穿好衣服的时间里,半藏一直在想该如何开口--他不难想象对方要是不接受会如何,因为在他的预想中,对方绝没理由接受。他唯一有资格希望的是,即便不接受,源氏也不要以厌弃这份羁绊的理由离开--我做不到接受这个,半藏扪心自问,忽然一时胆怯,唯恐将事实说出口,会恰好撞上了源氏的逆反心理。

 

他们相伴一起去吃拉面,不时地互相聊上几句,内心想的却是各有各的心事。半藏担忧灵魂伴侣带来的压力,源氏察觉到了自己兄长不时露出的几丝不安焦虑的情绪,可想来想去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

 

平时半藏又不会跑来自己房里守着他睡觉,至少他还记得睡前对方可跟他说了很忙这个借口。这会儿他们都闭口不提这件事,不免叫人觉得不太自在。

 

“对了,半藏。”所以半藏才吐出“父亲今天……”--还未说身体状况愈渐糟糕,就被打断:“你刚刚来我房间做什么?”

 

他的弟弟始终不是傻瓜,半藏突然明白自己的逃避根本毫无意义。它只会显得自己太傻了,完全失去了未来一家之主的风范,变得意外的胆小——这不是父亲希望所希望的他,同样连他自己也不该接受这份怯懦。

 

他们最终都要抛开这些,不属于岛田家人的特质。他在一点点变得不像自己,可他就是岛田半藏,就像对方在得知这一切,还是岛田源氏一样——离开了也洗脱不了这身血缘,和灵魂最深处的牵绊。

 

“你的灵魂伴侣——”半藏停下脚步来说,没敢看着源氏:“是我。”

 

源氏没一下作出回应。等待得越久半藏感觉暴风雨压迫得越近,他在想要是源氏真的以这种理由要求离家出走,自己是不是还留有极端的手段留下对方——结果他这方面的思考就中断在一句话间,从源氏嘴里说出:“噢,很好啊,哥。所以我们都是龙——你原来就为了告诉我这个好消息等了这么久?”

 

“好消息?”半藏硬生生咽回了一声“你居然就这样接受了吗”的疑问,只是问:“你乐意接受?”

 

“有什么不乐意的。”源氏耸了耸肩膀:“全世界我最亲的人就是哥哥你,我们是灵魂伴侣再好不过。可惜了家里长老,怎么样啊哥,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去和他们讲清楚?”

 

“你不是一向不在乎这些事的吗。?”

 

“我在乎你。”他接口的迅速答得恳切:“我得和我的灵魂伴侣站在同一线上,当然。对了哥,那岂不是我很快就能看到我的龙和你的龙了?想想这个场景,我想世界上肯定没几个人能比我们幸运,灵体也绝对不可能比我们帅。”

 

“……”半藏想除了沉默不知道如何是好。他重新迈开步子,源氏当即跟上来,继续嘀嘀咕咕着:“我一开始还以为你的灵体是鸡妈妈你才会不给我看的。”“长老那边你一个人摆得平吗,这样你是不是不用去相亲了啊,哥?”“你说是我的龙帅还是你的龙帅?”

 

“你话太多了。”忍无可忍的半藏讲了他一声,翻白眼的功夫抬起头,然后顿时间愣了住。源氏还毫无自觉地往前走,直至耳畔传入一声低沉的龙吟,他才离开半藏一段距离地抬起头。

 

天空上盘旋着两条龙。

 

“哥。”源氏赶忙小跑过来,倚着半藏:“哪条是我的啊?”

 

他话音刚落,脖子上迅地被什么一缠压得喘不过气。半藏赶紧在他昏迷前抓了一把他脖子上的东西,让他松了口气,和绕在他脖子上的小东西对上了眼。

 

“这是……我的、我的龙?”

 

“嗯。”

 

“那两条……”

 

“我的。”

 

“他妈的——”

 

“注意言语,源氏。”

 

“你比我多两条龙。”源氏捏着自己那条比起天上的龙显得可怜巴巴的一条绿色小龙,心情复杂地对半藏说:“还比我大了两倍。”

 

“我一直比你大两倍。”

 

“哥,不是开玩笑的好时机。”

 

“抱歉。”半藏说的完全没有一点歉意,他向自己的龙挥了挥手,其中一条变飞下,轻柔地裹住他的身体盘旋而上,龙头靠在半藏的脑袋旁,和他一起看向源氏:“我比你早十年就有了灵伴线索,源氏。这理所当然。”

 

“我开始觉得不和你做灵魂伴侣更好一点了,半藏。”源氏一下变得一本正经,说出来的话还是锐利地刺中了半藏心理惴惴不安的一点——他的哥哥还没来得及紧张,源氏立刻就委屈地抱着他的小龙朝半藏嚷嚷:“但我现在说这个都晚了!你一定是知道我的龙这么小才想告诉我灵魂伴侣的事情的。你嫌弃我,哥。”

 

“我连你口水流了我一手都没说什么,源氏。”

 

“……我们还是去吃拉面吧。”源氏想至少还是绿色的自己气得过一些,就把它朝着另一头高高在上的龙上一弹:“我想它们也挤不进店。”

 

“说的也是。”半藏顺应地让陪在自己身旁的蓝龙飞回了天空——它还被源氏的小龙撞到了龙身,重心不稳地歪了一下,再带着那条小龙一块儿飞上高空,消失在了云层后。

 

至少源氏接受了,半藏忽然长舒了一口气,感觉心口的石头落了地。他不用再担心对方借此理由离开他——或者说,不会离开这个家。

 

接下来他只要担心源氏还打算对自己的龙抱怨多久的问题了。

 

 

TBC

评论(8)
热度(160)
  1. 请关爱世界各地的平 胸俏鼠黄 转载了此文字
© 俏鼠黄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