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爆组】最喜欢(上)

写不完了……起床再继续吧_(:з」∠)_

第一次写 OOC见谅

他俩真是太可爱了!!!!!!!!上次也有妹子说想看这对 就借着七夕祝福的时间来写一下!

大家七夕节快乐 食用愉快><



周美玲试图给詹米森解释七夕节的来历时,后者一直瞪圆了眼咧开嘴巴——看着好像听得有滋有味,但她就是有办法从对方盯在自己身上的视线确定,这家伙的心思早就不知道飘去了哪里。

 

这可不代表她了解詹米森。周美玲想这世界上能够理解恶霸的人身上难免也会有点相关因子所在,当然自己绝对不是个恶霸,看到炸弹也是下意识跑开而不是享受地听它们在脚边炸开——硬要说这点上詹米森和她算是达成了共识,就是他们都不太理解彼此。她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喜欢炸弹,他也不懂她为什么要穿这么厚的衣服。

 

太冷了,周美玲想,过去的一切都太冷了。重回守望先锋报道的日子也不能让她感到温暖,她始终认为世界值得自己为之奋斗——只是这背后付出的代价,她感到实在太残忍了。

 

“你在听吗?”

 

“你衣服旁边那圈毛茸茸的东西看着真好藏东西。”詹米森果然想到了莫名其妙的事情上去,他靠近了一些周美玲,想伸出手摸一摸她外套的领子:“你考虑过里面万一藏了炸弹该怎么办?”

 

“那我一定会最先怀疑你。”她不着痕迹地躲开了,詹米森没成功也没多失望,就重新保持了距离地站在她面前。

 

“放心吧,自由战士才不会把炸弹塞进你那团毛茸茸的、呃、管他什么玩意儿的毛丛里。”詹米森搓了搓手臂,他是真的一看到对方总觉得天气变冷了,而且他也不是一个喜欢穿衣服的拾荒者——说真的如果这样它就再也不符合这个身份了,衣物还容易被炸弹炸飞:“我更喜欢把拿着财宝的那些人给炸上天,噢,想想这就太令人兴奋了!”

 

“所以你根本没在听我说。”小美放弃了挣扎。她猜自己刚刚只是让自己回味了一番中国的传统佳节,原本提出要求想听的人满脑子装的都是她领口上的毛和怎么把人炸上天——老天啊这还真符合这家伙的个性,她怎么在说之前没想到:“你以后再也别来问我这些事了,找莉娜或者温斯顿吧,互联网能告诉你一切。”

 

“等等!”詹米森急急忙忙拉过了准备离开的小美,他的假肢在地上敲了很响一声,把对方拉回面前时他们之间的距离一下子缩近了——哪怕伛偻着背,詹米森都要比她高出很多,活生生像个罩在她脑袋上的罩子,眨巴眨巴眼笑着问她:“你说到牛郎和织女分别了以后,发生了什么?”

 

&

 

今天就是七夕了。

 

距离詹米森询问节日由来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他们都各自分工忙活了很多任务——到了七夕才算有了个短暂的假日,听到安娜说今天大家就各自休息的时候她都快走不动路了,好在有什么支持住了她。

 

不能说有什么——即便周美玲懒得承认,可詹米森就是在她踉跄了几步的时候扶住了她。自从上回对方把她拉得太近被她职责说下次别再这么做了以后——他们好久没有肢体接触了,出任务时对方也尽可能地避免挨在她身边,他们之间总会隔着安吉拉或者卢西奥。

 

所以对方扶稳她后立刻就收了手。的确他们算不上特别了解彼此,小美还是知道詹米森一直都讨厌被误会——她喊他坏蛋或恶霸时被纠正过几次,这不影响在一些意外发生时她的想法,不过她也有意识地在克服这种叫法。

 

“谢谢你。”周美玲站稳后看着对方,想了想补充了这个称呼:“法尔克斯。”

 

“有什么不让你喊我詹米森吗?”反正对方总是对她的称呼有意见,小美有点气呼呼地想到,不过面对詹米森的那双眼睛又不能真的生气起来——她是个懂礼节的中国人,既然他都这么说了,哪里还有自己挑三拣四的道理:“……詹米森。”

 

对方立马换了种方式朝她笑起来。小美觉得自己似乎从未在对方脸上见到这种笑,这一下发生在自己身上竟然叫她有点不知道该把视线往哪儿摆——她知道说话该看着对方的眼睛——她看过了,现在也不打算说话,所以她就默默地低下了脑袋。

 

“你低下头我就看不见你的脸了。”狂鼠试着再把身子屈下来点,最后别无选择地只有蹲下这一条路,抱着膝盖抬头看她:“美。”

 

“我可没允许你这么叫我。”

 

“那就小美。”他继续维持着这种笑,眯起了眼睛:“别这么小气啊,在这么多疯子啊、变态里面,我最喜欢你了!”

 

“那还真要谢谢你。”小美换了种方式,她仰起脑袋看向别处,结果对方一站起身子就轻而易举地捕捉到了她的视线。

 

“谢谢倒是不用。”詹米森凑过来,声音虽然还是尖尖细细,不过明显温和了点:“我不知道你晚上有没有约会,或者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约会——或者就把它说成吃一顿饭应该更好理解。”

 

“今天?”周美玲有些诧异,她永远猜不透对方脑袋里想的是什么——尤其是她下意识地想起今天是个什么日子的时候,她更加想不明白:“为什么是今天?”

 

“我要和你告白!”詹米森兴奋地拍了拍手,他的笑声不免连着一句话后面发了出来:“我说了,我最喜欢你了!”

 

周美玲以大脑卡壳的情况认为自己可能是听错了,可耳朵烫得分明是真正地听了进去。

 

苍天大地啊,她不可否认地吃惊极了,他原来问了自己那么久关于各种中国节日的来历,就为了等这一天吗?

 

“但是,你已经说出来了。”好半天她终于能够说话了,周美玲给自己三十好几的人生挺了挺腰,觉得回应又不是什么困难事:“这顿饭不就失去意义了吗?”

 

“才不是。”詹米森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再快速地松开,紧张地搓了搓裤子的两侧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实现在他的手和小美脸上来回看着,确认对方不会为此生气:“总而言之,小美!只要你晚上没事的话,就过来吧,我有个很巨大——比我的炸弹轮胎还要大的惊喜想给你!”

 

这算是什么形容啊,小美觉得看在对方甚至没去学校的份儿上忘了这句抱怨。她很犹豫到底该不该答应——说真的,惊喜在刚刚那一句话里就已经表露无遗了,她可想不到还有什么其他更大的惊喜。

 

她是说,惊吓。

 

“好吧,我答应你。”最后她还是点头了。詹米森激动地看起来想给她一个拥抱但是忍住了,急躁得腿和假肢都在剁地——好在周美玲本来就不是什么小家子气的人,所以她就豪爽地张开了双臂,按照友谊的念头拥抱这个比自己小了五六岁的小子。

 

可詹米森抱得太紧了。对方几乎要整个缩在她身上,笑声断断续续地在她脖子后头传来。

 

看起来他们之间对拥抱的想法不太一样。

 

 

TBC

评论(9)
热度(122)
© 俏鼠黄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