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76】知父莫若孩(4)

我也是没得治了……………………

下次打错名字我就殴打自己

感谢给我发了私信的小天使

食用愉快!


4.

 

两名年轻网友在出门面基时竟发现各自家长是昔日恋人。

 

哈娜觉得这件事要是放上网,都说不准是她和麦克雷出名,还是他们俩的这两位家长能被迅速地知根知底,爆出更多的旧闻猛料。

 

网络世界总是这么危险而可爱,哈娜扶着下巴想自己真的挺想知道自己爸爸年轻时怎么会看上莱耶斯叔叔的——虽然他们俩站一块儿就有微妙的匹配感,但从其他各种方面来看,哈娜怎么都不能明白像父亲这样老实诚恳地从印第安纳州来的农村小子,是怎么看上莱耶斯,或者是怎么被看上的。

 

“我总觉得他们之间没那么简单。”哈娜终于打破了僵局地说,跟着麦克雷一起看向了坐在那儿不知道在讨论些什么的两个人:“好吧,我开始跟你一样好奇了。”

 

“也许你能用你的第六感猜出些什么。”

 

“杰西,我这是女人的第六感,不是探测仪。”

 

“我以为它们俩没什么区别。”麦克雷耸耸肩膀,他撑着下巴靠近了点哈娜,和她维持着一样的动作盯着那桌的他们俩的父亲们:“看起来他们聊得很认真,老头子都没时间冲我比划手势了。”

 

“什么手势?”

 

麦克雷本身想学着比划一下,当然在他举起手的刹那就反应过来这有多傻,只能尴尬地放下手,向哈娜摆了摆:“唉……当我没说。”

 

他们聚精汇神地看着好戏,直到莫里森忽然站起了身子,椅子都被撞得翘了翘脚。哈娜被这个突兀的变化吓了一跳,差点碰翻手边的咖啡,而麦克雷则准备嘲笑对方这也能吓到,下一秒就看见莫里森出现在了他眼前,眼神居高临下得未免太过吓人——他没打算讲什么,莫里森显然也不想听:“哈娜,回家了。”

 

明明表情凶巴巴的,对女儿语气倒是一如既往的温和。麦克雷还没想说再见之类就被人一巴掌打在了后脑勺上——今天第二次了,他很生气,即便他生气并没有任何作用,但是在看见打自己的是莱耶斯的那张臭脸是更加生气了。

 

“莫里森,我……”

 

“下次再聊。”莫里森完全打断了莱耶斯的话,哈娜虽然觉得莫名其妙可还是乖乖勾住了父亲的胳膊准备和对方一起离开。麦克雷面对这番尴尬的局面,竟然少有的跟莱耶斯来了一次父子间的心灵感应,明白对方是打算要自己挽留他们。

 

“拜拜!”

 

当然他感应到了就一定不会按照对方想的做。并且赶在莱耶斯再下毒手前保护好了自己的脑袋,往里坐了一个位置,缩在那儿跟哈娜挥挥手。

 

莫里森的表情看起来有点烦躁,不过还是礼貌性地等到哈娜结束了告别才选择离开。他也说了一声再见,可说得又轻又短促,好像一丁点都不打算让莱耶斯听到似的。他带着哈娜与对方擦肩而过,走之前莱耶斯又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哈娜都停下了脚步,但是莫里森就是头也不回的走了。

 

“哇哦,你搞砸了。”在莱耶斯灰溜溜地坐到自己对面的时候,麦克雷虚伪地假装吃惊地说道:“真可惜。”

 

莱耶斯冷哼了一声没有回答。他招手叫来服务员把刚刚和莫里森坐着的那桌买了单,同时又叫来了两杯咖啡,等候期间只是低下脑袋,把他的双臂撑在桌上。

 

“我不喝咖啡。”

 

“陪我喝。”

 

“……好吧。”内心挣扎了会儿的麦克雷最终选择了妥协。他告诉自己这不代表着莱耶斯真的值得同情,身为小辈他更好奇对方的私生活的另一面罢了:“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莱耶斯闷闷地开口,按理说他不应该跟麦克雷讲这件事,可惜显然现在他没有选择,另外他还是有一丝感激对方没再拿咖啡跟自己呛声:“我跟你提过的,听我告白时把电话挂断了的家伙。”

 

“是莫里森。”

 

“对。”莱耶斯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一时不知怎么讲明白这件事:“我和他之前是恋人。”

 

“哈娜猜出来了。”

 

“什么?”

 

“女人的第六感。”麦克雷一本正经地介绍,还点了点自己的脑袋示意:“很好用。”

 

“你又没有。”

 

“我只是给你介绍一下,糟老头,懂不懂肢体语言的魅力?”

 

“……”莱耶斯不耐烦地用手指叩着桌子好转移自己骂人的冲动,挪开视线拒绝去看麦克雷欠揍的脸。沉默一路蔓延至咖啡上了桌,莱耶斯沉下心来喝了一口,对面麦克雷盯着这玩意儿好久才下定决心喝了一口,感觉喉口完全被烂泥塞了住,表情狰狞地对着莱耶斯。

 

其实也不能说莱耶斯泡得难喝,他就是不喜欢喝咖啡。不过外人面前他绝不会这么承认。

 

“那你说什么把他气走了?”第二口他还是选择了把融化的冰激凌倒进了嘴里,总算让喉咙舒坦了些足以讲话。麦克雷清楚莱耶斯的脾气,所以不管对方接下来回答什么他都不认为会听了吃惊:“我可以帮你分析一下问题在哪儿。”

 

“少想着给我上课了。”莱耶斯对自己儿子的这幅态度又是一张不爽的面孔,可很快还是叹了口气放松下语气:“我不知道我说了什么让他这么生气。”

 

“你至少该记得你说过什么。”

 

“……我道歉了。”

 

“噢!惊奇,不可思议,令人相信奇迹!”麦克雷应景地鼓起了掌:“简直就像你平常的作风。”

 

“混小子,知不知道什么叫把话听完整。”莱耶斯差点拿起桌上的勺子丢到对方脸上,他不知道该后悔还是该庆幸,就今天想起来了解一下他的儿子的日常生活和朋友圈之类——如果他没这么做,也许就不会幸运地重遇莫里森——可同样也不会不幸地惹怒对方。

 

他想莫里森的脾气还是和当年一模一样,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该承认的错误一定承认,可不愿意接受的道歉,就怎么也不会收下。

 

“你和我说抱歉?”记得莫里森听完他的话之后露出的表情,莱耶斯不想称之为憎恨,可惜在他眼里的确看出了这种情绪。他张嘴是想解释点什么,却依然找不到该从哪一点出发说起,所以打算换点别的什么话说出口,等到声音传进他们俩的耳朵里时,莱耶斯还没意识到这并不是他的本意。

 

“不然我还能说什么?”

 

他现在才明白莫里森的生气是多么有理。莱耶斯苦恼地撑着额头哀叹,麦克雷向着他摇摇脑袋,只能伸出手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所以你还打不打算把话说完了?”他的儿子终于有些良心地柔和了语气:“虽然你很难过,莱耶斯,说出来会好一些。”

 

“只是因为你想听吧。”

 

“你就当是这样。”麦克雷还是重新点了些别的下午茶,他无法接受喝咖啡的感觉:“老爹。”

 

莱耶斯终于微乎其微地点了点头。

 

趁着莱耶斯讲这通故事前,麦克雷摸出手机给哈娜发了一条消息,问她那边情况如何。

 

 

TBC

评论(11)
热度(228)
© 俏鼠黄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