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藏】追星心得(1)-(5)

爱豆源氏和大佬半藏吧(

充满着我低级的笑点_(:з」∠)_

 @不瞎不正 要配合wuli粉条偶像的条漫看!!!!!!!她画的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

OOC OOC OOC

食用愉快!



1.

 

岛田半藏晚上有个约会。

 

大家都很好奇少主没有女朋友哪来的约会,但又不好意思问,只能闭上嘴等着对方另行解释。

 

问题是,什么约会要带这么长一排保镖出门的?

 

所有人都不得而知。虎背熊腰的保镖们也一概不做解释,老实巴交地排成一列跟在岛田家少主的屁股后面,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目标点是东京巨蛋。

 

也许有人要想半藏还真不像他平时表现得那么冷漠,在哄心仪对象方面可还算是有一手——选的地点虽然不能说最好,但要是碰对了明星,这简直是一场圆梦之旅啊。

 

抵达会场后,演出还没开始,但观众们已经熙熙攘攘地排队进了场。半藏领着保镖们占了VIP整个第一排的位置,他坐在当中,周围其他人都绷直了身子,坐得端端正正。

 

半藏一言不发。他看了看手表意识到离他所解释到的“约会”还剩下没几分钟时间,于是他侧过脑袋向两边的保镖们比划了个手势,注意到手势的人纷纷点头示意明白,开始从口袋里陆陆续续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东西。

 

三!

 

灯光倏地亮起,前后一阵观众撕心裂肺地嚎叫声。

 

二!

 

音乐声踩着拍子踏着时间奏起,正一点点地将开始的氛围推动起来。

 

一!

 

“竜神の剣を喰らえ!”

 

灯光骤暗,聚光灯汇聚于一人之上,观众们的嚎叫与手里的绿色荧光棒们相互照应——包括半藏身边的保镖们整齐划一地人手几根疯狂地挥动起来,还有拉着告白语的横幅正高高举起。

 

“人类——你们准备好了吗!”

 

聚光灯的中点对着话筒大声地说着,显眼的绿色头发捉着半藏的视线,和那张再熟悉不过此刻还上了妆的脸。

 

他无动于衷地给保镖们使了一个眼色。

 

“我们准备好了!!!!!!!”

 

少男少女们的尖叫声中夹杂保镖汉子们的粗声大吼,绿色的荧光棒海洋掀起千层万浪。

 

岛田半藏无动于衷地抱着胸坐在那儿。

 

他忽然觉得源氏的绿头发被灯打得有点好看。

 

舞台效果真是强大啊,半藏在心里感叹着。

 

2.

 

岛田源氏是全日本很火的偶像之一。

 

这对半藏来说,身体上是说意料之外,心里还是明白什么叫情理之中。他的弟弟有多好没人比他更知道。虽然他曾经觉得源氏唱歌真的不行,可好歹对方跳舞还是值得一看——过了一番培训以后,他才突然觉得他的弟弟真是脱胎换骨。

 

尤其是那头绿发。

 

太丑了,半藏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内心真的犹如是草原变了色绿豆发了黄——世界万物任何的绿都好过对方脑袋上的,可偏偏源氏就是钟爱了这个色,还洋洋得意地说连半藏都夸这头发染得好看。

 

那不是我真心说的,读到这条报道的时候半藏扶了扶额头,意识到什么叫做一失言成千古恨。

 

他本来是想说,太丑了,源氏。

 

然后他看了看对方的眼睛。

 

他只好说,还不错,源氏。

 

“还不错就是好看的意思吧?”

 

他又看了看他弟弟的脸。

 

人还是真的帅,半藏收回视线,决定假装自己听到的问题是源氏问的“我帅不帅”,凝重地点了点头。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自从半藏加入了源氏的粉丝群后,在窥屏时看到不少少男少女们高声呼喊源氏的绿头发好看得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衬托的对方帅气的脸更加帅简直是世界的宝物——最可悲的是还有人提起这报道,说感谢源氏的哥哥这么努力地夸了对方,看起来他肯定也是个审美观极好的大哥。

 

半藏关掉了群,觉得自己是不是也该去染个绿头发试试。

 

3.

 

他没有踏出理发店的勇气,就染回去了。

 

我的审美观还是不行,半藏捂着胸口,不难想到。

 

4.

 

总之源氏出道也快有些年数,半藏的房间里藏满了大大小小的唱片周边之类——他本来没什么兴趣收,奈何大脑跟不上手速,家里最不缺的就是钱,所以在他反应过来时,基本上就已经快到房间里没地方藏的地步。

 

源氏还时不时会给他送这类东西。

 

“哥!我出新专辑了,送你一张。”

 

“有了。”

 

“……你买了?”

 

“没有。”半藏立马否决,正好身旁路过准备烧菜的家仆,他当即一指:“他送的。”

 

“这样啊。”源氏嘀咕着挠了挠脖子,看着专辑的封套好一会儿,跟着从口袋里摸出笔给对方签了个名:“那我签个名再送你。”

 

“……”

 

半藏不太明白自己该笑还是如何,所以他还是决定绷着脸。

 

直到对方把东西交到他手里的时候迅速地跑过吻了他的脸颊一下。半藏瞪圆了眼,没听错的话他的弟弟说了一声:“这是额外附赠,哥哥。”

 

这算什么赠品,半藏抹了一把脸,觉得有点烫,所以他告诉自己这是发烧了;他走进房间,躺上床,闭上眼睛,好一会儿才抱着被子,蜷缩成一团。

 

这小子当了偶像怎么越来越不对头了。

 

因此,半藏才觉得自己该亲自去一趟对方的演唱会,是出于兄长的义务——没有私心,就是去看看对方表现得如何。

 

反正应援用的东西他这一应俱全。

 

坐在VIP的位置上,好半天,半藏才在四周一片狂潮的情况下,悄悄地给自己绑上了头巾,继续坐在位置上无动于衷,只拍了拍旁边的保镖示意他们叫得更大声一点。

 

“下面这首歌,我想送给我的哥哥。”

 

等一下,半藏一下愣住了,他感受到本来在嚎着“好好好”的保镖们也放轻了声音把视线放到他身上去——半藏下意识的先捂住了头巾上的字,目瞪口呆地听对方准备再说什么。

 

“虽然有些方面他还是不理解我。”

 

放屁,我他妈连你一个星期有时间打几次飞机我都……我为什么要知道这个。

 

“他依然是我心里最重要的人。这首歌送给他,可唱给你们——希望所有人都能像我一样找到内心的‘最重要’。”

 

岛田半藏是被周围又一阵狂吼乱叫的保镖们吓得有所反应,确定刚刚对方真的是准备唱歌,不是在和一个叫做哥哥的人求婚。

 

5.

 

说真的,全日本真的有人叫哥哥吗?这个名字念起来会不会很不对劲?

 

反正半藏觉得自己除了去想对方打飞机之外,也只有想这个问题才好让自己冷静一点。

 

 

TBC

评论(19)
热度(295)
© 俏鼠黄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