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藏】猜猜我是谁(1)

之前微博上说的一个网游梗

设定是和家里大吵一架后离家出走的源氏

反正我也写不出什么正常的东西了(……)

食用愉快!



1.


[我最强]想添加您为好友
备注信息为:“嗨!”

 

源氏收到这个好友申请时动了两次嘴角,一次是为了名字,第二次是为了这样一声简单可有趣的招呼。

 

他按下了同意。然后点开了聊天框--他并不着急,还有时间打一盘快速游戏--在他等候匹配时左下角忽然就有了动静。

 

[我最强]对你说:“你好!”

 

源氏看了准备时间一眼,没什么进展后才按出聊天框来,切换至好友聊天的模式回应:

 

您对[我最强]说:“你好:)”

 

[我最强]对您说:“你开始游戏了吗?”

 

您对[我最强]说:“准备快速。要开黑吗?”

 

[我最强]对您说:“可以,但是我没有麦。只能听你说。”

 

您对[我最强]说:“没问题。”

 

打完这一句,离预订的匹配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分钟,就快要加入突击模式了,源氏点了离开,并且邀请了“我最强”加入小队。他点进语音频道,对着麦克风说:“听得到我的声音吗?”

 

[我最强]:“听得到。”

 

“打快速还是排位?”

 

[我最强]:“快速吧。”

 

源氏于是重新点击了快速游戏。他朝着麦吹起了口哨,指尖雀跃在桌面板上,忽然问道:“虽然你不能说话,该怎么称呼你?总不能我待会儿就到处喊‘我最强’、‘我最强’吧。”

 

他故意把对方的名字念得轻佻,对面似乎陷入了沉默。源氏盯着左下角耐心地等了半天,动了动鼠标确保自己的麦并没有关闭,才在又一阵口哨声结束后等来了回复。

 

[我最强]:“南风。”

 

源氏抿了抿自己的嘴唇,确认自己不至于失礼地喷笑出声:“好吧,南风。你待会儿打什么?”

[我最强]:“防御。”

“狙?”

 

[我最强]:“弓箭。”

 

他盯着对方的等级思忖了片刻,不过没把话讲出口,说了声好吧就应了下来。这时恰好突击模式开始了,他照着自己的心思选了突击型的角色打算练习一下,看见南风也选了一早说好的弓箭手,和他走出复活点出门去和对手在正式比赛前热身一下。

 

配合得不算差也不算好,源氏敲击着键盘,看着自己的连杀率还算满意。当然这并不能记在最终所得的荣誉上,电脑上的画面猛地一转,出现另一张地图时源氏才跃跃欲试了起来:“开始了!要漂亮地拿下这一局,反正不管队友行不行,我相信我一定能拿下金牌和最佳。”

 

[我最强]:“嗯。”

 

“不过这地图进攻可不适合弓箭。南风,你确定?”

 

[我最强]:“你刚刚还说不管队友。”

 

“……哦。”源氏这头吐了吐舌头,也就随他去了。语音频道陆陆续续有了其他队友的加入,大家的反应无一不是:“这个地图打弓箭手?”

 

“我去,这级数,技术能不能行啊。”

 

“我不管,这局我们输了就全是他的锅了。”

 

“还没开始打就觉得我们会输了?”源氏插嘴,他双手抱胸看着选好了所用角色的界面,等待比赛开场:“别想太多。”

 

所以等到比赛开始,源氏才意识到有时想不想的多,结局的确是一模一样。原本六对六的比赛到这儿似乎少了一个人,南风从开始就不见踪影,见到时几乎就都在复活点——源氏抬眼往右上角一扫,看到可谓惨绝人寰。不过他耐得住性子,南风则沉默不语地面对语音频道里其他人的劝说或吐槽。

 

输是输了,源氏在看见自己上了全场最佳时还是舒了口气。心想不管如何还有收获,以及左下角的私人频道浮现了南风打来的话。

 

[我最强]对您说:“抱歉”。

 

您对[我最强]说:“为了什么?”

 

[我最强]对您说:“比赛。”

 

您对[我最强]说:“哈哈哈哈哈”

 

[我最强]对您说:“……很好笑?”

 

您对[我最强]说:“开心就好,道歉像个老头似的。”

 

顿时间没了下一句话的答复。南风留在小队里陪他继续打了几盘,虽是输多赢少,还是再一局赢了的情况下,对方终于问到了这个问题。

 

[我最强]对您说:“忘了,都不知道怎么称呼你。”

 

源氏盯着自己叫做“哼、蠢货人类”的ID名沉思了好一会儿,才郑重其事地打字回复。

 

您对[我最强]说:“喊我武神大人好了。”

 

[我最强]对您说:“……”

 

[我最强]对您说:“武神。”

 

您对[我最强]说:“还有大人。”

 

[我最强]对您说:“这盘打完我就下了。”

 

您对[我最强]说:“这么早?”

 

[我最强]对您说:“有约在身。”

 

您对[我最强]说:“了解!我这盘打完也差不多了。”

 

您对[我最强]说:“最后一盘,不打算试一下其他角色吗?”

 

[我最强]对您说:“不了。”

 

最后一盘,还是在反复加时后取得了胜利。源氏舒了口气看见南风朝着自己发了一声再见就下了线,他都还没来得及回复。不过既然对方下了,源氏就将耳机摘下,抓抓头发退出游戏,面对电脑屏幕打了一个深深地哈欠。

 

他撑着下巴百般聊赖地继续用指骨叩着眼前的桌子,直到手机震动着响了,源氏接起了电话。

 

“哥?”

 

“我当然没忘,我准备出门了。”

 

“我怎么会迟到。别小看我了,我会准时抵达的。”

 

“待会儿见。”

 

总是要比他先一步挂电话,源氏将手机从耳朵旁撤下,拿手指无意义地划了划屏幕。

 

半藏啊,他忽然用口型呢喃起,笑了起来,哥哥啊。

 

南风神龙啊。

 

 

TBC

评论(10)
热度(230)
© 俏鼠黄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