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76】不公平交易(4)

我从来就没点亮过好好写剧情的技能 所以 就 谐(。)

恶魔莱耶斯/吸血鬼莫里森

食用愉快!



4.

 

恶魔那一套情报网织的还真不错,莫里森一眨眼被带到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地方,手里还拿着他没挂好的毛巾。

 

月黑风高,这里又荒僻得根本寻不着人烟——吸血鬼清楚地看见恶魔打了一个寒颤,内心不由觉得好笑,上去拍了拍莱耶斯的肩膀:“恶魔会感到害怕?”

 

“我冷。”对方不耐烦地把他的手推下去。莱耶斯正想着要不这会儿回去加件风衣之类的再回来,就被莫里森强硬地拿毛巾给扎在了脑袋上,勉强做了个头巾还对莱耶斯解释道:“保暖。”

 

虽然这里找不到镜子,莱耶斯还是能从吸血鬼的表情里看出一二。他在莫里森转过身去找他曾被埋葬着的地方时消失了,以至于莫里森在叫了两声没有回应后,转过头沉默地面对只剩一人的空间摇了摇头。

 

他快不记得从这里爬出来后自己活了多少年,似乎时间过了一个世纪,感觉也像才过几年左右。他甚至都快要不记得做士兵时的生活,毕竟现在他连大部分的电子产品都运用自如——偶尔不免嘲讽地想到要是当年打仗时有这些小玩意儿该有多便利,可惜时代变迁,还停留在过去的,只有他一人罢了。

 

莫里森正寻找着准确位置的时候,一头撞到了凭空出现的一堵肉墙上。他往后倒退一步,看见穿着风衣、戴着毛织帽还要把风衣帽拉上头顶的莱耶斯出现在他面前——莫里森不太理解对方这是什么情况,很显然成为吸血鬼之后只要不接触到阳光他根本就没热度可言,别指望一个一直冷着的家伙理解恶魔是以什么样的标准感知冷暖——好在莫里森在取笑他之前想起不久前对方还被自己摄取了过多恶魔血,虽然伤口愈合得快,难免失血了会有点问题。

 

所以他只是问:“我的毛巾?”

 

“忘了。”莱耶斯打算忘记刚刚自己好像习惯性地把脑袋上的东西扯下来丢进了火炉里这件事,十分冷静地回答:“下次还给你。”

 

“算了吧。”当然莫里森不会为了一条毛巾给对方斤斤计较,他有恶魔头上扎着毛巾的画面就足够了:“送给你了。”

 

“你真慷慨。”

 

“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

 

“但我绝对是最后一个。”莱耶斯毫不客气地告诉对方。他用脚跺了跺地,然后向旁迈开一步,指给莫里森:“把这儿挖开,你之前躺的棺材就在这下面。”

 

“我为什么要挖开?”莫里森一脸的疑惑,顺便向莱耶斯摊开了双手:“既然你拿走了毛巾,我想我真的是什么道具都没带出门了,莱耶斯。”

 

“里面有线索。”恶魔说着,十分自然地撩开风衣一侧从里面摸出一把铲子交到莫里森手里:“你自便,莫里森。”

 

你他妈在和我开玩笑——莫里森思忖了一下拿铲子敲恶魔的脑袋应该起不了什么致命效果,只得作罢。他在手里的铲子和莱耶斯的风衣之间来回看,一把将铲尖插进泥土里,问对方:“你的风衣里看起来可藏了不止一把。”

 

“你想两把一起挖?”

 

“我在让你过来一起挖。”

 

“我不要。”

 

“你们恶魔究竟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帮助’?”

 

“我们一般不会在意这种细节。”莱耶斯冷哼一声:“行动起来,你才吃过早饭,别和我说没力气——士兵。”

 

“别这么叫我。”

 

“好吧,退休老兵。”

 

“……”再次确认铁锹敲不死对方的莫里森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拿起了铲子开始一锹土一锹土地挖了起来。他想东西总不可能埋得多深,不然他当时也没可能挣扎着爬出来。

 

一个小时之后莫里森觉得自己错了,果然成为吸血鬼之后他身上发生了有太多的不可思议。他掘到棺木时不由得舒了一口气,四周已然形成了一个深坑,他抬起头叫了一声恶魔的名字,这才让对方挪步到坑边。莱耶斯对着他打了一击响指,莫里森回过神时棺木已经消失在了背后。

 

“它去哪儿了?”不说功劳也有苦劳的莫里森几乎是在咬牙切齿地问着。

 

“在上头。”他清楚地看见恶魔笑了,遮在帽檐下的表情完全正挑起他所有不爽的情绪,莱耶斯耸了耸肩膀:“我只能转移我看得到的东西,你的话我必须有所接触才行,否则待会儿你就该灵魂和肉体分离了。”

 

“所以你是打算把我的灵魂和肉体一起埋在下面?”

 

“不,当你的肉体腐烂以后我会来取走你的灵魂。”

 

“妈的。”

 

“虽然我们离得这么远,很可惜我还是能听得见你在心里可说了不止这一句脏话,杰克。”

 

“去你妈的加布里尔。”

 

“喊我加比就好。”

 

其实莫里森完全可以爬上来的,但是他一想到他手里只有铲子他就完全不想上去了——早在找恶魔之前他就该在身上配备好圣水——也不知道现在这会儿他念驱魔咒还能不能起效果。

 

而且莱耶斯只要跳下来一下就行,虽然莫里森对于他们几次转移维持的姿势都十分的不满意,可这回他是真的觉得恶魔除了递把铲子的功夫什么忙都没帮,现在如果连这件事都做不到搭把手的话,他不认为他们之间的合作关系是否还能维持。

 

更何况他根本就不知道棺木里到底有什么线索,万一莱耶斯不过是在耍他,又怎么样?以恶魔的那些令人作呕的小伎俩?

 

“我向上帝发誓,加比。”莫里森站在坑底恶狠狠地说着:“你得履行帮助我的责任,否则我会用身上带着的圣水泼你。”

 

“你带了圣水?”

 

“趁你不注意的时候放着的。”莫里森毫无意义地掏了掏口袋,打算让自己看起来十分的有把握:“我们能达成交易吗?”

 

“不能。”莱耶斯答完还朝了莫里森比了个无意义的手势,接着坑底的吸血鬼还未做任何反应就感到后背一下被人压上,空出两只手绕在他腰上——下一秒他就回到了坑边,和恶魔站在一起,尴尬地空着原本假装放在口袋里掏东西的手。

 

“东西在另一边口袋。”莫里森只好干巴巴地换了一只手插进口袋。

 

“噢。”恶魔静静地保持抱着莫里森的动作:“看起来你也不急着看一看是什么线索。”

 

这下莫里森推开他的力道大得险些能把他才推回坑底。他看着对方一步步走向棺木,还未搞懂是怎么回事。

 

吸血鬼和恶魔还是有本质的不同——像是后者有颗会跳动的心,当它都乱了节奏时,难免会做出连自己都会想不通的事情。

 

莱耶斯完全清楚莫里森手上没有圣水,吸血鬼除了契约几乎没有任何可以拿来要挟他的资本。

 

可能恶魔有时候也会凭良心做事吧,莱耶斯摸了摸胸口,觉得这可真来得莫名其妙。

 

 

TBC

评论(9)
热度(189)
© 俏鼠黄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