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藏】伴龙(2)

私设满满的灵魂伴侣设定

食用愉快!



2.

 

灾难。

 

等着源氏自己去找父亲坦白身上有了灵伴的线索固然没希望,半藏有点后悔没在喝完茶后听源氏的重要消息——他心烦意乱地对着眼前的茶壶一点兴致都没,眼前挥之不去源氏手臂上的龙图案,以及即便不情愿,但仍需他操心的是该怎么向父亲解释。

 

岛田家的兄弟成了灵魂伴侣,这意味着这么多年来他们的辛苦都白费了力气,同样毁了家族所谓最便利、如货物交易般的联姻计划——半藏这时已经指望不上内心该不该松一口气,他只知道要是此事公布出去,最不好过的除了家中长老,就一定是源氏了。

 

灵魂伴侣意味着什么?他们将要此生相伴,是刻在灵魂里的羁绊,他们的生命将要为此相连接,天下除了死亡没有什么能使他们分离。

 

包括一方的自由意愿。

 

他不认为源氏会安分地接受现实,放弃想离家出走的自由愿望,为了所谓的灵魂伴侣陪在他身边。这不现实,半藏知道自己在往日家中长老中的地位早早地超过了源氏,他做不到再剥夺走对方更多的事物了——源氏该有资格去选择自己的路,有完全自由的选择。

 

谁都不愿意做个自私鬼,半藏闭上眼睛,想起源氏的笑脸后有一瞬间完全忘了这些苦恼。他站起身来,拉开门,走出去后叹口气,好像他不是才二十过半,反倒更像是临近七十麻烦缠身的老头。他一步步往父亲的房间内走,想说的话卡在喉咙里,几乎要他喘不过气。

 

自从母亲去世,四年间父亲苍老的速度他们各自有目共睹。他也不想事事都麻烦父亲,所以灵伴一事就完全把责任扛在了自己肩上,请求长老们通门路帮忙,即便他一点都不在乎结果——半藏只是不希望再让对方失望。

 

可是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他局促不安地在门口询问父亲是否起床,得到应许后开门进去,家仆正好为父亲更衣完毕,这会儿见他进门问好过后便赶忙退了出门。半藏规规矩矩地跪在父亲眼前,内心组织好的语言支支吾吾,没想到说出来意外地流畅。

 

他都快忘了从小的家训如何,骨子里却完全把它刻了进去:与人交谈好比赌博,无论自己底牌有多令人失望,你的表情你的眼神你的一举一动,该表露出的,都是岛田家的底气。

 

“嗯。”意料之外,父亲没有多大反应,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疲惫。一夜的睡眠对他目前地身体状况来说早已不起什么作用:“我知道了。那么,你希望是保密还是公之于众?”

 

“我正是拿不定注意才希望父亲您……”

 

“他是你的灵魂伴侣。”父亲打断了他,声音一时重新回归了以往的严厉:“该怎么做你自己清楚。你不是事事都需要我拿主意的年龄了,半藏,你有自己的判断力,也有解决的能力……你还比我更了解你的弟弟。”

 

长者咳嗽了几声。他看见半藏立刻起身打算给他端茶,挥挥手叫对方放下茶,也不要半藏再跪坐在此,直接要他出门:“咳、咳……没有其他事情的话,出去吧。”

 

“……是。”刚准备坐下的半藏重新站直起了身子,走出门之前嘱咐道:“好好休息,父亲。”

 

“嗯。”

 

咳嗽声到他和上门时都不绝于耳。半藏正在痛殴几分钟前想着把这一切说出来就好过了的自己——他现在一点都不好过,一点都不——他给你自己提出的两个选择似乎是目前两条唯一的选择道路,不过究竟要选哪一条,并不真的是他能说的算。

 

伴侣关系是一条纽带,不可能只系在一方灵魂上就能起效,还得与另一方的相连。

 

半藏向源氏的房间走去,他想敲门,可见到在门口徘徊的家仆与轻微的打鼾声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他让家仆先忙着去做别的家务事,自己拉开门走了进去。

 

里头鼾声如雷。他很想指责源氏身上这套衣服该有多久未换,就算是沾着喜欢的女人味也早该清洗去了——他不是所有事都能了解源氏怎么想的,半藏在对方睡着的被铺旁跪坐下来,头发有几缕落到了眼前,他往后少许理了理,看清眼前还是毫无睡相,口水像取之不尽一样地流着的岛田源氏。

 

每到这种时候,半藏一面劝说自己冷静,一面行动起来。他倒是完全了解源氏睡得烂熟时要多大的动静才能叫醒,大约是要找两头大象在对方的肚皮上滚一圈才有成功几率的事——所以他利索地给对方换下了身上的衣服,脱到只剩内裤,穿脏了的羽织叠好放在一旁,半藏出门问方才的家仆拿来新衣服,并将另一份交给她清洗。

 

然后半藏就重新回到了原本的位置上。中途除了给对方擦擦口水外就别无其他事可做——他仍旧在心里模拟起等到对方睡醒了该怎么说,视线则不可控制地被对方手臂上的灵伴图案吸引了去。

 

真是一模一样的龙。他弟弟虽说比他来得喜爱游玩,锻炼还是不曾荒废。这时一身腱子肉也算可观,肌肉凸显得一条龙越发活灵活现。

 

可到底为什么会是你,半藏伸出了手。他好奇于这条龙怎么就能决定了他们两人之间的命运——就算之前他一直都盼望着源氏会选择和他一起继承岛田家,现在他忽然觉得希望落空或许更好,他该彻底扼杀这种被家庭与荣誉逼出的自私感,才能更为堂堂正正地面对他的兄弟。

 

半藏的手触及源氏的皮肤,这小子睡觉的时候活生生像个散热器坏了的机器,热乎乎的,半藏微凉的手掌密切地贴上他手臂上的龙图,很快掌心就汗湿一片。他小心翼翼地挪着手让纹路与图案相合,却在刹那间被人抓住了手。

 

“哥哥。”

 

源氏的声音,一点都未清醒的黏腻,说得含糊不清。他把半藏的手腕捏在手里,跟着一点点地将手掌贴合对方的掌心,让半藏的手和他的相握,藏在他脖子旁边的枕头上,就在源氏的面前,半藏的小拇指甚至能感觉到他弟弟微翘的睫毛。

 

他似乎应该说什么,回答一声源氏,或者弟弟,也可能是一句令人安心的“嗯”——半藏不过犹豫片刻,接着他就什么话都说不出了。

 

因为岛田源氏的口水沾了他一手背。

 

 

TBC

评论(9)
热度(177)
  1. Sumi俏鼠黄 转载了此文字
    啥也不多说了下一章合体吧!!
© 俏鼠黄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