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76】知父莫若孩(2)

谐(。

不要纠结婚姻关系 我真的写不来 大概就这两句话往后就断了……

领养写起来太莫名就亲生的了……雷就……别吃……谢谢各位……

食用愉快!

2.

 

麦克雷觉得自己很委屈。

 

他出门的时候莱耶斯根本就没到家,有个见鬼的忙的父亲有什么办法——所以本身就不存在为什么他出去约会要给远在公司干活的莱耶斯打电话的问题。至少对他来说不会有。

 

唯一他想不到的是对方竟然回来的这么早,还跟踪他到了这儿。他还没想起来澄清他和哈娜之间的关系是纯洁的,就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的老爹抱住了哈娜的父亲:“好久不见,杰克。”

 

似乎要澄清关系的人变得不只是他一个了。

 

他和哈娜因为打游戏相识,时间一转也有三四年——自己不过比她大了一岁,所以相处得不错,对方差不多把他当做哥哥——这次顶多算是一次线下见面,在意外地发现他们家离得不远的时候。

 

“为什么我们家离得这么近,他们俩怎么从来没碰上过?”麦克雷在挨上一脑门以后决定压低了声音悄悄跟哈娜讨论起来:“因为死老头每天都得去上班?”

 

“我爸每天除了必要的锻炼很少出门。”

 

“你爸不上班吗?”

 

“健身教练。”

 

“噢。”麦克雷摸了摸下巴,看着旁边同样已经有聊天趋势的两个中年人:“真是巧合啊,我都没怎么听起莱耶斯提起你爸来着。”

 

“爸爸也没跟我提过莱耶斯叔叔。”哈娜不解地耸了耸肩膀。就现在来看,她觉得他们俩感情还不错——这没道理这么久以来自己都没听过他父亲提过啊,莫里森虽然看起来一本正经地不善于聊天,但回到家和她聊天一直是无话不谈:“没道理啊,我觉得爸爸看起来很喜欢莱耶斯叔叔的样子。”

 

“我很久没看到他露出这种表情了。”麦克雷回忆了一下,他父亲平时对他保持最多的表情除了吹胡子瞪眼就是一脸的嫌弃,偶尔他有令人满意的时刻莱耶斯也就以一种挑衅得不行的表情给他鼓掌——说实话麦克雷觉得自己几乎从十岁起就和莱耶斯打架了,屡战屡败,打了十年他还是没法把他父亲按在地上,像他十岁时对方打他屁股一样的打莱耶斯——按照莱耶斯的说法是他想做到这件事这辈子都没希望,他的一切都是对方教的,包括皮糙肉厚一百分:“不,是几乎没露出过这种表情。这老家伙面部一直都有点毛病,他什么时候起会笑的?”

 

“就在刚才。”

 

“真是见鬼的加布里尔……”

 

“我听见你说什么了,麦克雷。”莱耶斯和莫里森又莫名其妙地握了握手,他空出的另一只手就拿来弹一下麦克雷的脑门:“这小子说话一直没大没小的,别理他——我们坐回原位继续说吧?”

 

“好。”莫里森干脆利落地答应下来,她脸上的表情完全柔和下来,嘴角翘着笑意。他温和地拍了拍哈娜的肩膀说:“我很抱歉,哈娜,回家我会跟你解释这件事的。你先和……麦克雷?和麦克雷聊着吧。”

 

我们本来就聊得很好,哈娜腹诽着,完全不是我们冲过去影响的你们啊。

 

捂着脑门的麦克雷跟哈娜目送着他们各自的父亲走到原先的位置上,青年挨过身去问哈娜:“他们在那儿坐了多久了?”

 

“我怎么知道。”

 

“坐在一起都没有认出对方?不敢相信。”麦克雷评价道,感激地看着服务员这时端上来的冰激凌,对着哈娜手里的咖啡摆了个苦脸:“我一点都不喜欢喝咖啡,你不觉得它喝起来像是滚烫的烂泥吗?”

 

“那你上一次喝咖啡是什么时候?”

 

“加比亲手做的。”麦克雷拿着冰激凌勺翻了个极大的白眼:“你根本难以想象没有安娜的时间我过得有多痛苦——即便她在就意味着我得准时睡觉半夜不能爬起来吃冰激凌还有打游戏了,但是她不在就代表着我得吃很多我根本不爱吃的外卖,和加比一时兴起下厨做出来的鬼东西——我给你看过照片。”

 

“我觉得它们不能以‘东西’来形容。”哈娜安慰他地点了点头,开始对眼前的蛋糕开刀:“还好我爸做饭很好吃,也能容忍我熬夜打游戏。虽然我每次熬夜他都得每隔一小时起床一次来催我睡觉——不过我想我还是比你好过得多。”

 

“我现在很好奇他们到底在说什么。”麦克雷咬着冰激凌勺让它在自己的嘴里上下摆动,他撑着下巴朝向莱耶斯和莫里森坐的地方:“你觉得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旧同学?旧同事?高中时一起追过一个姑娘?”

 

“为什么不能是旧情人?”

 

“……”

 

“怎么了?”

 

“不,我觉得你的思想有点危险。”

 

“好过你想打莱耶斯叔叔的屁股吧?”

 

“……我就不该告诉你这个,哈娜。”

 

“可惜你已经告诉我了,杰西,接受现实吧,十岁的伤痛早该过去了——况且谁十岁的时候会想到去抽雪茄,你该早点面对你真的是活该的事实。”

 

&

 

不见的时间有太久,回到属于他们俩的空间里,两人倒都有点不知如何开口。

 

“我以为你早就出国了。”莫里森好半天才憋出这样一句话,心虚地喝了一口眼前的咖啡:“没想到会在这儿遇见你。”

 

“我怎么不知道?”莱耶斯开始对眼前的咖啡一点兴趣都没有了,他盯着莫里森看:“我也没想到会在这儿遇见你,杰克。”

 

“你都有儿子了。”莫里森想夸奖麦克雷几句,但很快他就想起之前自己的第一印象,赶紧把那套说辞咽下肚皮,一时半会儿又找不到其他的话来接着说。

 

“你不是也有女儿了吗。结婚多久了?”

 

“离婚了,和平分手。孩子和房子给了我。”

 

“噢。”莱耶斯没理由的好心情了起来,他喝起了咖啡,说道:“我也离婚了。”

 

莫里森差点就要把“好巧”这句话说出来了——所幸他忍住了,就点了点头,询问对方:“你想再吃点什么吗?”

 

“你还记得我爱吃什么吗?”

 

对方很快叫来服务员点了两份一模一样的冰激凌,两只手撑在桌上对着眼前的加布里尔笑了一下。

 

“我不喜欢吃冰激凌。”

 

“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就喜欢。”莫里森眯起来的眼睛睁开了一只:“希望你没有糖尿病。”

 

都过去这么久了,一时之间莱耶斯不知道该把视线往哪儿放,原本想去拿咖啡的手也骤然收回,抱起了胸。

 

莱耶斯低下了脑袋,强硬地答了声:“没得。”

 

多少年了,不好意思的模样还是一模一样。莫里森摇了摇脑袋:“那我就放心了。”

 

不知道是在说对方没有反驳他吃冰激凌的那套理论,还是听到莱耶斯身体安康的回应。

 

 

TBC

评论(15)
热度(289)
© 俏鼠黄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