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藏】伴龙(1)

特别不靠谱的一个灵伴设定 私设特别多。

希望食用愉快_(:з」∠)_



1.

 

灵魂伴侣这种东西一点都不可靠。

 

所有人在拥有正确对象以前肯定都是这种想法,更何况是岛田半藏——他的家族从他成年又等了十年还没找到属于他的灵魂伴侣,甚至能说是一点痕迹都没有。

 

连岛田家的势力都找不到的人,半藏慢条斯理地坐在屋里准备沏茶,内心平静地想自己可能注定该孤独一生。又没什么大不了的,世界上本就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找到一生相伴的人,独身一人的好处对他而言还大于与外人相伴。

 

“哥!”不过就有一点他放心不下,半藏抬眼看着自己的弟弟兴致勃勃地跑来,跪坐在他面前:“你现在有时间吗?”

 

这便是岛田源氏了,半藏停下手上的活。身为兄长,他这一生注定了要为对方担忧来担忧去——毕竟他们之间只不过相差三岁,要是他还没找到灵魂伴侣的事情可以不放在心上,那么源氏连寻找属于自己的灵魂伴侣的线索都没有——半藏真的很难不去担忧。

 

“怎么了?”大清早的能见到源氏简直不可思议,半藏心想太阳今天得从西边升起,才好晒得他弟的屁股过热醒的这么早:“你做噩梦了吗,醒的这么早?”

 

“我一直都醒的挺早的啊。”

 

“是啊,早上四点翻窗进的屋——是挺早的,源氏。”

 

“哥你别开我玩笑了。”源氏吐了吐舌头,他哥的听力有多好自己是该心里清楚,昨晚泡在游戏厅里一时忘了时间,急急忙忙赶回家又爬墙又翻窗户的难免动静大了点:“我有很重要的事想跟你说。”

 

“我说了要安全措施。”

 

“哥哥,你能不能想我点好的?”

 

“等你什么时候能每天按时回家,然后数清楚和你上过床的女人有多少,我会让你成为我心中的道德标杆,弟弟。”

 

“你真会开玩笑。”

 

“所以是安全措施的问题吗?这可不是在开玩笑,源氏,家族很忌讳这种事。”

 

“当然不是了!”源氏大马金刀地放开了坐姿,半藏以为对方是要讲起莫名其妙的故事来,结果源氏只是把羽织的一边袖管拉了起来,给他看自己的胳膊:“你看,我也有寻找灵魂伴侣的线索了!”

 

“……上面什么都没有。”

 

“妈的,撩错胳膊了。”源氏骂了句脏话,在半藏的凝视里比划了个不好意思的动作手势。他放下这边的袖管,从而展示了另一条胳膊上的图案给半藏:“哥,你看!是一条龙!”

 

喜悦的心情一时卡在了尴尬的关口,半藏还没来得及恭喜他的弟弟,就被图案所震慑到。

 

他们都知道,一个人成年以后就有很大的几率在身体上生出和灵魂伴侣有所相似的图案,像是一条金鱼,或者一只麻雀——它们同样也代表了本人灵体的物化形态。半藏记得很清楚父母各自都是豹子,所以在他出现了灵伴象征后,时常会在家里看见两只活生生的豹子抱在一块儿的情况。

 

当时看挺惊悚的,后来通过父亲的一番解释,半藏再见到它们时都觉得十分温馨亲切。

 

况且至今母亲去世了也有三四年,家中再未有两只豹子互相陪伴的画面。半藏有日无意间询问起,听见的只是父亲疲惫的声音:“它们一起死了。”

 

我也快了,这句话父亲没有说出口。

 

“哥你的灵体是什么模样啊?”源氏全然不知这意味着什么,他面对半藏快要在自己胳膊上烧出洞的视线晃了晃手掌,想让对方回过神来:“你还从没给我看过。现在你都看了我的,总得把你的也给我看看啊。”

 

这不可能,半藏告诉自己,可能单纯的是兄弟间的巧合——他的弟弟是他的灵魂伴侣?这到底是在开什么玩笑?

 

家里人拼命地盼望着是能帮上岛田家的名门大小姐,能有顺理成章的婚约,更为顺利的生意道路——结果他此生唯一的灵魂伴侣,是他的弟弟?

 

这到底是哪种意义上的契合?

 

“是我的灵体太帅了你看傻了吗哥?”

 

“我忽然没时间了。”半藏起身就把他的弟弟拖起身来,源氏一脸疑惑地被他推搡着出门:“等我有空了我再来找你。”

 

“你……”源氏拦下他合门的动作,虽说不明白为什么他哥突然要赶他走,但看着对方的表情绝不是好原因。年少的一方叹了口气:“你多少也编个理由给我吧?”

 

“沏茶。”

 

半藏把门拉上了。源氏站在门口抱臂哀叹,心念着真是人帅灵体也帅,做人做到连灵魂都帅得没朋友的地步,自己也能谅解半藏的心情。

 

他呆呆地在门口站着,本着说不定过会儿半藏想清楚就能叫他回去的心情,结果等到他再度困意上头——四点睡真的太累了,源氏连续打着哈欠,上眼皮勾着下眼皮,赶在站着睡着以前摇摇脑袋,决定回到自己的房间补个回笼觉。

 

反正半藏的灵体就算是鸡妈妈他也不觉得奇怪啊,源氏揉揉鼻子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来,特别适合他哥。

 

 

TBC

评论(8)
热度(185)
© 俏鼠黄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