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藏】有怪莫怪(5)

节奏感比较快的一章 好久没更了 感觉想不起来自己原本怎么想的……

写到哪儿是哪儿吧

食用愉快!



5.

 

半藏过了好一阵子才意识到,最近源氏放学都是跟在他屁股后面走,哪儿都没去。

 

这实在是很难得的事情,要知道半藏的课后生活过得十分枯燥乏味——不是体能训练,就是泡在图书馆里,少有的娱乐活动不过是偶尔代人去打篮球。他不会去游戏厅这种地方,不过他知道源氏在那儿可有无数珍贵回忆。

 

这小子最近真是不对劲,身为兄长的半藏真的一本正经地担心了起来。任何事物的改变都有理由,没道理无缘无故就从不肯回家的浪子变得每天回家还乖乖做作业的好学生——还有最近他连吃午饭都甩不开源氏,他风一样地泡出教室,找到常去的大树底下,坐上草坪依靠着树干打开便当盒,就被树上的声音吓了一跳。

 

“源氏?”

 

“哥。”他的弟弟下来时还差点摔跤,一副不抱着他腰就站不住的姿态抱紧了他:“以后我们一起吃午饭吧。”

 

的确奇怪,从放学一块儿走到睡在一起——他们就快要没有分开的时间了。这听起来就缺乏自由感的生活,半藏还是毫不犹豫地就答了一声好。

 

这就是被戳了软肋的感受,事后半藏回味当时自己回答好的震惊感来,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源氏对他着实有些了如指掌,不过是要求与他密不可分,这小子打从问出就寝问题后就没担心过往后的事情——完全知道他会答应。

 

岛田半藏始终是个循规蹈矩的人,也完全不想着给对方出乎意料的一次拒绝。至少他是拿这个理由安慰的自己,不是他真的心甘情愿答应对方这堆要求啊,不是觉得和源氏相处很舒服之类。

 

总之,他怀疑源氏是不是有了心事。起初他以为对方是被班里同学排挤,可是每天观察下来看到对方还是和一群姑娘相处愉快,和同性也相聊甚欢——他又想对方是不是再度失恋,虽然平时他的弟弟从不提及恋爱这码事,但通过半藏的观察,他清楚对方失恋后会有一小段的缓冲期。所以说不准对方正处于缓冲期之间。

 

“源氏。”而且这次比以往的要长,辅佐完源氏的功课后,半藏终于忍不住问了出口:“你最近怎么了?”

 

“我?”源氏指了指自己,笑了起来:“我很好啊?哥,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我……”

 

半藏一时语塞。他能说什么,问对方为什么最近这么粘着自己是不是失恋了,还是问他们最近相处的时间有点多会不会有点腻——这些问题完全都偏离他的本意了,半藏将手握成了拳头:“我觉得你,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

 

糟糕,说错话了。说完半藏就后悔了。他不该提起以前,要是源氏觉得自己这是不喜欢他以前的模样该怎么办——他的弟弟老是会对这种事敏感,所以他往往都不会提及,没想到这次不小心就说了出口。

 

“你感觉到了?”结果源氏只是露出了一个傻兮兮的笑脸来。他往半藏身上靠过去些:“我只是在争取一些事情。”

 

“什么事?”

 

“有人放学陪我回家,有人会教我作业,有人和我睡一个被窝,每个早上由他叫醒我。”源氏把脸凑过去,他们之间的距离本就不远,这会儿近得根本随便一动就会撞到彼此——他的嘴唇就离半藏的耳朵不过几厘米,呼出的气挠过他的耳廓:“为了这个人,我得改变。”

 

“你刚刚还说的是在争取事情!”

 

“哥你怎么这样!你问我的问题,就不能相信我说的话吗?”

 

他信,他当然信。他哪有不相信源氏的时候,除非他的耳朵从尖红到耳垂,热度正顺其攀上他的脸颊——他必须得不信,还得拉开一定的距离:“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我今天有点累了,先去洗澡睡觉。”

 

他起身时还磕绊了一下,源氏慌慌张张地张开双臂想接住他,自然捞了个空。半藏向他表示了感谢后迅速地出门直冲浴室,跑了一半想起没有拿浴袍,再折回去拿,视线一点都不敢跟源氏接触,就急忙出了门。

 

睡觉时源氏叫了他好几声,唤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是世界真理,半藏没有回应,就保持着背对着对方的姿势,缓缓进入梦乡。

 

一晚上源氏没睡好,早上叫都叫不起来。半藏恨不得给他裹着被子就扛着去吃早饭,再裹着塞进车里——没可能实现的情况,他只得老老实实地蹲在对方的枕头边叫着对方的名字,急了就上手指去戳——准备打下第一个耳光时源氏终于一个打挺起来了,飞快地拿嘴唇擦过他的脸颊,含糊不清地说着早安跑出了门。

 

留下他愣怔地面对眼前的床铺——有意识时他都理好了它们,半藏知道有早安吻这种事,就跟小时候他们会有亲吻额头的晚安吻一样——明明以往这么做,从容得很丝毫不令人感到奇怪。

 

此时带了点遮掩性,好像什么都变了味。

 

抵达学校的路上他们一反常态地没有交流,倒是默契的一边一个,半藏看着窗外,源氏的脑袋抵在玻璃上,能把一成不变的上学路上的风景看出花来。

 

第二节课下课,半藏正随意地翻着书,余光扫向对过的源氏时,突然有人挡住了他的视角。他合上书,发现是平日里根本不做交流的女生——说话很费力,至少在半藏看来,一句话里结巴两次就是毫无底气的行为。他从小就被禁令这么做,现在也对这种说话方式倍感不快。

 

到最后他就是被迫收下了那袋所谓的礼物,女生再三拜托说务必收下,半藏想不出什么回绝的话,也明白不可欺人太甚的道理。心里再感不快对方也是女子,自己这般咄咄逼人没有必要——他收下礼物的一幕完全被源氏收在眼底,包括拆礼物,面对里面的曲奇和巧克力瞪大眼睛的模样。

 

他们一块儿吃午餐时,半藏将那袋分毫未动的东西赠给了他。

 

“你喜欢吃甜食。”半藏说:“拿去吧。”

 

源氏收下,半藏继续说道:“我知道是你让她送我的。”

 

“……你生气了,哥?”

 

“我没有。”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不懂装懂,还是在装傻充愣了:“我只想问,为什么?”

 

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是源氏,为什么偏偏是他们俩,为什么他早该发现的,迟迟不敢承认。

 

他想从源氏的眼睛里找到答案。

 

可是他只能从它们之中看见自己。

 

 

TBC

评论(6)
热度(79)
© 俏鼠黄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