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藏】午后时光(一发完)

送给 @仓库 太太的文 感谢你的点梗><

哪里感觉萌都是太太的梗可爱 写得雷与OOC都是我的锅

一块甜饼:D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午睡时间。

 

半藏并不习惯在日上三竿的时候再去补觉,他很少有睡不饱的时候,以前做雇佣兵的时候忙里偷闲只要能睡一个小时就足够清醒。

 

源氏自然也没这种习惯,何况有了这身盔甲后他常常很长一段时间不做休整也没关系。不过一但到了极限点,他就必须得空下来“充电”。

 

这个动词适用于各类电子产品,半藏头一回听自己的弟弟说起时,很难将源氏的睡眠时间与它联系上。第一次他看见源氏真的规规矩矩地往身上连了乱七八糟的东西,然后打坐着调整身体时,半藏心里五味陈杂——小部分的好奇心加上极大部分的不是滋味,隔着面罩他都不知道充电时的源氏是什么样的感觉。

 

会痛吗,半藏同样坐在源氏身旁打坐,内心的惴惴不安却时刻影响着视线,不时地去看源氏脸上只看得出绿光闪现的面罩。自然他什么都看不出,这一张面具该上太厚重了,承载了他们之间将近十多年的不见和改变。

 

一次就好,现在他下了决定。好像十多年下来他反而变得越来越浮躁,半藏想自己以前还被责任压得这不敢做那不能做,现今倒是做什么都能抱着豁出去了的念头——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摸上源氏的面具,确认对方休息时不起反应,还不忘在内心腹诽所幸在旁边的是自己要是外人这怎么能不起反应,晚上要去和齐格勒博士好好交流——他摸索着取下了源氏的面罩,看着他兄弟还好好地闭着眼睛。

 

面对那些游荡在双眼附近的伤疤,半藏愣了愣,撇开脑袋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再用双手小心地将下半张脸上的护罩一并取下,终于见到了他兄弟的全脸。

 

源氏真的没变太多,好像就比十几年前五官长得更开了些,裸露出的地方皆有伤疤。半藏知道这些是因为组装维系装置前一些人体试验用药上造成的后果,与他当时的致命伤有所差别——不过转念一想,倘若没有他当初下的死手,也不会再有这些令人不寒而栗的伤口横行。

 

至少“充电”时候的源氏看起来没他想的那么痛苦,半藏不清楚这会不会又是一层钢铁面具下的保护面。他鬼使神差地举起手时,只想确保源氏展露给他的平静是真实的,不是他为了安慰自己产生的幻觉。他绝不能这么对源氏。

 

指尖触到凸在皮肤表面上的疤痕,半藏瑟缩了一下,随即将整个手都附了上去。他答应了源氏要放下,他当然该履行承诺。

 

手掌抚过源氏的嘴唇时,半藏忽然起了亲吻的冲动。他很快将这个念头扔去,趁着源氏休息时做这种事已经相当冒险,再为他的一己私欲打扰对方根本难以原谅——他迅速地收回手,半藏将下半脸的面罩拾起,转过脑袋准备为对方戴上,就一下被人捉到了视线。

 

“我还以为你要亲我一下才会给我戴上,哥哥。”源氏笑了起来,轻而易举地揭穿了半藏刚刚转瞬而逝的犹豫念头:“是来检查我有没有好好睡觉吗?真是一如既往。”

 

“不,以前你可没有一次是安分的。”半藏有点尴尬地放下手里的东西,顺从对方意愿地提起了童年往事:“非要我讲睡前故事,还嫌弃我的故事说得老土不好听。”

 

“难道不是吗?”

 

“……是。”

 

“不过现在好多了。”源氏向半藏靠近,温和地弯起眼睛和嘴角,鼻尖和对方的抵在一起:“你有十多年的故事能讲给我听,哥哥。”

 

他卡在一个要吻半藏又不这么做的关卡上,岛田半藏知道他这是故意的,不免为此勾起一个笑。

 

“嗯。”

 

半藏微微侧过脑袋吻住源氏,轻声却坚定地答复道。

 

还是午后时光,休整的人们还未醒来。

 

源氏的脑袋枕在他哥哥的腿上,感受着电量流入他的机甲,与半藏的声音一道使他心安。

 

 

END

评论(14)
热度(188)
© 俏鼠黄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