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藏】明日曙光(4)

下一章就啪啪啪啦(我知道这一章根本看不出啪啪啪的痕迹(。

_(:з」∠)_反正也没什么人看 就让我随性来吧

推荐看完以后食用BGM→戳我

食用愉快!


4.

 

半藏在为自己的那句谎话道歉。

 

他不知道该怎么跟源氏解释,对方就被他这声没头没尾的对不起说得挑起眉毛,抱着胸不明所以地面对他。

 

“为了什么?”

 

源氏问得小心翼翼。他看得出半藏脸色不太好,心念莫不是对方要旧事重提——他可以接受以前半藏做的错事,像是不同他说话,凡是和他坐在一起就刻意冷淡他——这些事都过去了,至少对未来的他而言,它们只是成功前的一点小失败。既然现在他得知了未来是与半藏并肩同行的结果,那么无论接下来对方要为过去的哪件事道歉,他都想好了能怎么出言安慰。

 

“我骗了你。”这句话则来得猝不及防。做好准备的源氏都一时慌了神,他才想说过去的事都过去了,顿时间这些话都碎成了片,尖锐的一头扎在他心口。半藏因为欺骗了他而道歉,源氏想到从始至终半藏唯一告诉过他的一件事——他最不希望会是谎的一个秘密,此时回忆起来才觉得它本就美好得像在造假,刻在他过去的事,终究顺着时间筑成了未来。

 

他早就知道半藏不会选择他,过去就知道,还傻傻地盼望着未来半藏真会有所改变。想到这里源氏完全怔住了,他按着半藏的肩膀凑近去看他哥的眼睛——他还是处在狂傲轻浮的年纪,一切违背他意愿的事,他都会下意识地将它们统统当做低劣的恶作剧——是不是真的他能轻易地从半藏的眼睛里读出来。

 

看到时,他发觉他兄长的眼神就和以往每次责罚他时一模一样。

 

半藏是愧疚的,一直都是。明明认同源氏对自由的向往还是要为了责任束缚他,以为源氏死了一切都会走上正轨——最后还不是任由孤独占据自己的内心,失去了一切才想到离开。

 

但是他已经不能再为这些道歉了。越了解就越明白该怎么使一个人痛苦,半藏或许不清楚以前源氏是因为什么爱慕自己,不过他一定清楚源氏盯着自己的眼睛是想从里面找到什么东西——很遗憾半藏真的无法伪装出一丝玩笑的模样,他本身就是个刻板的人,这时面对源氏更是束手无策。

 

“半藏。”源氏倾下身子,他不确定自己得知答案还能不能站得稳:“现在的我,还活着吗?”

 

他当然对半藏欺骗他的真相猜得出几分,也知道如果当时半藏没有选择他的话,他的计划必是败了。所以他肯定难逃一死。

 

“……我不知道。”半藏意识到答案太难说清——岛田源氏的确活着,在仪器的辅助下,他的心脏一定还在搏动,随着钢铁包裹下还有一部分的肌肤属于他,他们兄弟间相近的眼睛他也完好的保存着——可是是不是活着,半藏垂下脑袋,发现源氏的手不知不觉已经掐在了自己脖子上。

 

过去的他已经死在自己刀下,半藏没感觉到对方手上用力,就已经觉得无法呼吸。他后悔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击碎源氏的猜测,不是在收到了对方惊喜的笑容和那些话甚至一个吻以后,才要开口将这些还不回去的东西当着源氏的面摔得粉碎。

 

“不知道?”源氏怒极反笑,卡在半藏脖子上的手不由自主地收紧了虎口:“因为是长老们处置的我吗?你连最后面对我都没做到,就随便让那群老家伙处置了我?”

 

“所以其他人也在骗我?说什么我在团队里是很重要的一份子,她们闭口不提我到底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不回答我现在是什么样子,是因为根本就不知道我的存在——你欺骗了我多少,哥,多少?”

 

“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半藏深呼吸,脖子上的压迫感更紧了几分,他勉强顺利地解释道:“你……不是完整地活着,源氏。但你已经接受了,你现在应该活得比以前更好……”

 

“源氏。”安吉拉匆匆打断了他们,她和莉娜站在一边有一会儿了,原本考虑着家事不方便插手,现在看到源氏不断收拢的手终究是忍不住了。博士走过来将手放到源氏的小臂上:“放手,源氏,冷静一点。这件事我们可以解释。”

 

“我不可能活得比以前更好!”源氏甩掉了安吉拉的手,他根本听不进去他们说的话,单纯的恐惧感席卷了他,连说话的声音都在发抖:“连你都骗我,半藏。家里人骗我为他们工作,骗我去相亲,骗我接受岛田家的生意——全世界都能欺骗我,就是你不能。你不能骗我。”

 

换做以前的半藏,他真的可能被一句话都堵得说不出。他最不能看的就是这样气急败坏的源氏,因为他知道一但走到这一步,对方就什么都做得出,连他都挽救不了。

 

只是时光飞逝,站在他年轻弟弟面前的是经历过太多的他。他不再会不理解源氏为什么生气,也不会不理解为什么源氏如此盼望着他们一起离去,而不是自己远走高飞——他同样知道他的白费口舌,只会越发让源氏误解,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到了对方耳朵里,根本就不是原来的意思。

 

“我没有选择你。”他说这话的声音干涩得厉害,半藏从位置上站起来,连源氏生气的模样在他看来都是值得珍惜的记忆:“是在很久以后,你选择了我,弟弟。”

 

半藏放弃了岛田家的一切离开,源氏放下了一切来找他。所以是源氏锲而不舍地选择了他,让他有机会找回荣誉,释然地重新站到他兄弟身边。

 

“之前呢?”被这样的回答击中的源氏愣怔了下,随即立刻逼问道:“很久之前发生了什么?”

 

“我亲手杀了你。”

 

心跳乱了呼吸,源氏辨不清出他是哪部分停止了运作,可他这瞬间的确不敢相信自己的存在。他这下是彻底知道了自己未来的命运——失败,死亡,释怀,却再也变不回现在的自己。

 

他为什么不恨半藏?他明明能为了这个恨一辈子对方,为什么他不这么做,为什么要为此让自己提前感知痛苦。

 

他痛得这么深刻,好像此时是站着又被对方杀了一遍,源氏深呼吸,一下想到的是:半藏接受了未来自己的选择。

 

曾经最想达到的愿望,为了它他爱过,死过,恨过——爱的时候多么真切便痛得多入骨,他不敢想象死在半藏手下自己会是什么样的心情,他不知道这么多年来自己有过多恨,放下多困难,重新想起现在他内心的爱与痛将有多艰难。

 

只是当它成真时,源氏定定地望着半藏,竟然还是他心底灰暗色上的一道光。珍贵得让他无法去注意其他。

 

“好了。”安吉拉不难想到半藏这一句话对源氏的伤害有多大。她记得刚接手奄奄一息的源氏时,对方唯一说道的一个名字是半藏——她险些以为这是他自己的名字,待到对方有意识说话时才知道这是凶手的名字,而且凶手还是他的亲生哥哥:“半藏,方便我和源氏说几句吗?”

 

“……好。”半藏沉默半晌后应下。他之后根本都不敢看源氏的眼睛,畏惧对方眼里总是含着的光——他不想看到这光在源氏眼里再度消散。

 

“正好,我们再认识一下吧。我叫安吉拉·齐格勒,是给未来的你造就生命维系盔甲的博士。”她向源氏伸出手,温和地说道:“在你濒死前,我救了你。虽然也没听上去那么高尚,作为交换条件,你加入了守望先锋——你的哥哥没有骗你到这一步,事实上是我们自作主张地决定不告诉你这一切。”

 

源氏看着她伸来的手,久久才尴尬地握上。

 

“岛田源氏。”刚刚的怒吼让他的声音到现在还有些不稳:“能告诉我,未来的我究竟成了什么样子吗,齐格勒博士?”

 

他还是往半藏离去的反向投去一眼,发现对方就站在莉娜旁边看着自己,表情模糊在他眼角。

 

“喊我安吉拉吧。”

 

安吉拉邀请他坐下,开始向他解释这一切。

 

 

TBC

评论(14)
热度(106)
© 俏鼠黄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