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藏】明日曙光(3)

反正是HE所以就胡来了

R76等我起床再更我写不动了再写今天就通宵了我头好痛……

差不多到5就开始啪啪啪吧

食用愉快!



3.

 

游戏厅彻底沦陷成了无意义的电竞比赛。

 

半藏百般聊赖地坐在推金币的机器前,他实在是没找到这里有适合他玩儿的游戏,推金币唯一的好处是能给他一个位置坐着——他有一大筐的游戏币,当然,本身就是他出钱也没什么好说节省不浪费的。

 

宋哈娜和源氏则在各种游戏机子前面跑,源氏偶尔用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他们可能已经迅速地制定了一个比赛制度,莉娜与安吉拉都在一旁高喊加油,私底下悄悄地互相递了钱币也不知道是不是达成了什么赌局交易,半藏摇头晃脑地又投了几块硬币下去,看着它们卡在好不尴尬的处境,以及路过他直奔源氏身后的路人,声音不大不小地嘀咕着:“长得这么帅游戏又打得这么好的男生真是太少见了……我的上帝啊,快看快看,他的对手还是宋哈娜!我好激动!”

 

长得帅游戏打得好,半藏被这一句话说得又像置身地狱。他以前去人挤人的游戏厅里找源氏都是凭着这类关键词——说漏嘴时对方还大笑着说果然连哥哥都觉得我很帅——回想起来半藏除了依旧想翻白眼外,无法不感到悲伤。

 

第一次见到源氏面罩下的脸时这种感觉拦不住地开始涌现。要不是机器这时候哗啦推下一把硬币来,半藏可能还沉浸在这种心情中无法自拔。他弯下腰将推下的硬币取出重新扔回机器里,看它们继续卡住不上不下的一个点上,原地等待准确的时机以求拯救。

 

D.VA赢下比赛的欢呼声传了过来,他听见他的弟弟不愉快地大声叫嚷再来一局——忽然想起自己当初为什么要杀源氏。

 

++

 

他以前不知道源氏对他抱有的欲望是这样的。

 

岛田半藏是聪明人,可每个人都各有长处,他的聪明点在与工作和本性分得太清,他可以不喜欢岛田家干的勾当,但是这份责任终究是他的,工作也属于他,他就一定会做好它们——在感情方面他便显得迟钝,想来只与家族定下的婚约对象有过几次碰面,对方终究疼惜女儿不愿意为了利益牺牲于他,半藏自不强求,家里人倒为此感觉倍丢面子,直呼他是有意而为。

 

莫须有的罪名让半藏觉得很头疼,源氏却恰恰相反,一听到他是有意而为,态度放好不少,不像几日前听他要去相亲脸色就阴沉不定。

 

之前他们的关系已经趋向破裂,没想到会因为这样一件事修复起一块来。半藏是察觉到了源氏做法和投入感情的不同,偏偏他不肯往任何一方面想,单单是以为源氏巧合地在那阵子回心转意——遇上好事,悲观主义者会猜物极必反,乐观主义者会说享受当下。半藏不属于以上两类人的任何一类,他连怀疑都不愿意表露给源氏,态度和他们关系极差的那段时间里几乎一样。

 

没多少时日源氏果真就为此上了火气,他做的一切都想拉近和半藏之间的距离,想要的是连血缘都可以忘却的贴近——而半藏做的就是在无形间不断拒绝他,他迈出一步,他的兄长就会倒退两步或者更甚。

 

他以为对方少了婚约的影响该有心思找别的门路考虑一下这档子事,要自情自愿,他便一直候在对方身边等这个时机来到——谁想当父亲去世后,半藏肩上的责任又重了一重,更加无心管他找他,有他呆在身边的日子,半藏有时会直接离去。

 

他的哥哥忘了和他打招呼了,源氏不由嘲讽地想,还真如以前自己碰上麻烦鬼回家晚了,忘记跟半藏提一声晚餐前到家的约定一样。他们终究会忘了这些事,不是嫌对方在心里不重要,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更不知道如何相处。

 

几日后源氏重新回归糜烂的生活。他正是未来半藏玩儿的那一枚硬币,在冰冷的大机器里摇摇晃晃,非得纵身一跃跌入不可回的深渊出口,半藏才恍然大悟自己已经失去他了。

 

他想铲除岛田家,很久以前就想过,转瞬而逝的念头逐渐庞大构成蓝图,实践起来毫不含糊,按照计划地针对,确实一时中断了岛田家的几笔大生意。他对此并不满足。源氏要的是整个岛田家都不复存在,这样半藏和他身上的枷锁都会给清理干净,没什么再能困得住他们两条神龙。

 

除非他失败了——他是注定失败的。半藏发现幕后主谋是他的时候又生气又失望,更可悲的是当时半藏能选的唯有自己亲手杀了对方,和等家里人动手铲除叛徒这两条路。他什么都不想选,半藏深知哪一个都太残忍,他只好把满腔怒火都发泄在嘴上,吐出的每一句话都凶狠地捅进源氏胸口里,扎在心脏上,无法让它停止跳动,那么就让痛感占据他的整颗心。

 

他要眼睁睁地看源氏发狂发怒,半藏在他们接下来的打斗里也是使尽全力,有几次走神间他都不明白为什么到了如此不可忍的关卡上,源氏为什么都没对他招招致死,硬是待到他都生气起来,嘴里叫骂的话语不断,不可忍地低吼,最终一声龙吟——他的刀劈在对方额前护具上,刀口猛地缺了一块,像他的呼吸都停了几秒钟,他就腿软地抱着源氏奄奄一息的尸体滑跪到了地上。

 

和硬币不同的是,它们总有机会在出口处获得重返和交换点券的选择,源氏和半藏谁都没有选择。

 

他在失去源氏的很多年后才在一场回忆的梦里得知对方是爱着自己的,他太急于逃避,担心自己聪明地分清理性感性的能力会不会被打乱——以至于他会觉得自己什么都没发现。鼻腔里残存着的源氏身上的血腥味也是在很久后才有消散的痕迹,他强迫自己的一双手放下原本的武器去习惯弓箭——到再遇见源氏前,对方留给他的这么多以前忘了察觉如今渐渐浮现的事物,一件都不是真正的消退干净。

 

明明谁都放不下,做的是哪条路的选择,结果都一样。

 

他们的心都要为彼此碎一次,这样他们才知道谁是自己的最大软肋。

 

半藏才知道比起源氏,他的家和所信仰的一切,都不值一提。

 

++

 

“哥?”

 

跟职业玩家比当然根本没得比,源氏败到后头都心服口服,干脆直接坐到一旁看宋哈娜玩儿了起来。他看对方打了一半突然走神发觉有一时半会儿没看到半藏了,立刻跑过来抱向还是一动不动坐在机子前的兄长,手掌有意无意地在对方裸露出的胸膛口抚了抚:“老玩儿这个多没意思,来陪我们玩儿吗?想玩什么我都可以教你啊,保证不比小姑娘教的差。”

 

源氏放在他胸口的手不是机械的,是完整的血肉,贴附着他。

 

他此生闻过最浓稠的血腥味似乎再次翻了上来,半藏向前伛偻了下背,捂着嘴,拼命抑制住干呕的冲动。

 

“哥你怎么了?”

 

对方的一切都是不受现代机械束缚的原态,岛田源氏是整个完全露骨的存在,蛮横地占据着半藏的心,让他重新面对后悔过的决定,却明确地告诉他有时空的限制,没人赌得起稍有不慎会得来什么样的未来。

 

“对不起。”

 

他必须要说些什么,于是半藏的声音就这样从指缝间模糊地泄出。

 

 

TBC

评论(2)
热度(97)
© 俏鼠黄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