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76】忆如流水(1)

送给扣哥哒^p^(人家并不想要)

赶得及还是OWo出个无料玩儿……赶不及也就 嗯

私设很多很多 不要打脸

借着我这白烂的文笔向扣哥表达一下无限的爱意 real爱你

食用愉快!!!



1.

 

嘴上挂着的感情可能骗人,吐出嘴的脏话可骗不了人。

 

加布里尔·莱耶斯是彻底憎恶起了杰克·莫里森,也许在一些日子前他还能骗自己这种想拿地狱火霰弹枪打爆对方脑袋的念头是出于任务失败的不爽——要知道暗影守望的存在就是用来收烂摊,所以这份活儿给人带来的厌恶必是最厉害。

 

那段时间他也没少过跟莫里森的争执,只是他很明智的将争执的起源归咎到乱七八糟的任务头上。可今天不一样,他这次说的不是“操他妈的任务已经惹得我很不爽了,莫里森,别他妈再来烦我了”——说的是“操你妈的莫里森,你对我而言比那些任务更令人作呕,唯一的相通性是对你还是对它,我只想说——去你妈的!”

 

他说出口了,一下子内心所有压抑着的阴郁都被一扫而空。面对莫里森无言的表情上他还有一丝得胜的快感。他切实地开始拿语言去攻击对方了,为了他一直不肯在心底承认的心态。他的待人寡淡使得他具有优势的特点轻易地被对方比了下去——从莫里森当上守望先锋的队长开始,他知道这块石头就压在了他心上,太沉重了,说出来又太令人不堪——他觉得这是自己的嫉妒,嫉妒他爱的人比他更优秀,到如果无法他不把这口怨气发泄出来,便无法消停的地步。

 

这实在是太荒诞了,莱耶斯渐渐缓下了怒吼的劲,莫里森还是维持着那副表情盯着他。

 

两位指挥官一时都忘记了他们是为了什么而争吵,莱耶斯倒是猛地想起来他们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做交流了。从无话不谈到现在张口就吵,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不说,谁心里都清楚,未来变得透明可见,光是他们站在原地面对着彼此,未来他们背道而驰的画面已经浮出水面。

 

远不是这段关系的终结。但也绝对不是个美好的转折点。

 

再过一会儿,莫里森终于想起来他为什么来找莱耶斯了。他前阵子忙得晕头转向,自从莱耶斯被调职去带领暗影守望之后,表面上他们还被当做一个团队,实际上他连自己团队都四分五裂的顾不周全,更不用提要分心去过问那支根本不受明文条例控制的队伍。

 

他不是来找莱耶斯吵架的,至少在他们开始争执之前不是。他不过是又在莱耶斯提及他的升职时忍不住吼道“收起你这没由来的自卑心”——莱耶斯立刻停下话头,时间明明很短,莫里森却抓紧这几分几秒看清楚了对方脸上的表情变动,几乎能看清莱耶斯额头青筋跳动——然后暴风雨如期而至,搅得他们顿时谁都没了心情,各自被这番话浇得浑身冰冷。

 

最后莫里森还是没想到要回些什么。未来对他们而言还是不够清晰,要能够多一点提示的话,他此刻一定会说些什么的,即便是一句回应莱耶斯这句脏话的反击也好——他在未来想要在当时送给莱耶斯一根中指他心里都会过得去。

 

总比当得知先锋的总部遭到毁灭,他和莱耶斯都在里面,他活下来,他能理直气壮地立于阳光下面对自己的墓碑,戴上面罩埋葬过去的他。莱耶斯的那块则藏在阴暗角落里。

 

就像一但太阳落下,它会立马被黑暗吞噬,连同低下不存在的尸骨一道消失。

 

++

 

人觉得忘记要比记住难得多,鬼魂却一厢情愿地想记住更多生前的事物。

 

死神再一次以黑烟状态毁了自己暂住点的玻璃闯入时,头疼地觉得有一句很熟悉的责骂语纠缠在他耳朵边上,无非没力气细想细听,他已经重重地摔在了床上。

 

面罩被他挣扎着摘下,身上被盔甲包裹着的部分痛得都像被人开了几个洞——事实上在他无意间拿尖刺状的手套抓到它们时,他才发现自己身上是真的被开了洞,所以他仅有的力气都拿来咒骂起了该死的敌人,完成任务的解放感早就消失的一干二净。

 

血液赶在他完全弄脏了自己的这张床以前止了住,死神仰起脑袋倒吸一口凉气,他尽可能用劲地深呼吸,等着空气卡在喉咙里的某个点上——他开始迅速地老去,几十年的时光压缩进几秒间,他的伤口正因为不断变老而发炎结痂成疤,他的心跳逐渐放慢,到一下都不再跳动,呼吸步入终结。

 

再一时它疯狂地跳动起来,死神原先卡在喉口的一口气让他咳嗽。他身上的疤痕正在消退。时间往前流,他的年岁在此刻却是在不断倒流,重蹈覆辙。

 

很多记忆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涌现出来,死神感觉到大脑的各个角落都成了产生记忆的重灾区,活生生像是他走进了一间许久未被打扫旧房间里,这些记忆都如生出的虫,一步步向他攀爬来。

 

“我是个正经的牛仔。”他看见有个戴着牛仔帽的人冲着他说,把玩儿着手里的手枪:“你无权没收我的雪茄。”

 

“任务期间谁都不许抽烟,牛仔了不起?”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还有将雪茄丢到地上撵灭的动作:“有时候你必须得遵守规定,麦克雷。”

 

什么时候我也待过有规定的组织了,死神想着有点嘲讽——还有,麦克雷?怎么会有牛仔给自己取得像赛车手的名字,这又不是什么竞速比赛的人员选拔……应该不是。

 

反正他根本记不起那么多。

 

“你还好吗?”

 

刚忆起的画面在他眼前转瞬就如潮海般被卷走,死神感到自己的肩膀被天使拍了拍,他扭过脑袋,灵魂为对方翅膀带来的光芒感到寒颤,却又为女人并非怜悯的友好笑容所打动。

 

“我没事。”

 

这样的笑容很温暖,当然,他才获新生的身体都仿佛被这段记忆捂热——温度可并没随着画面散去停止上升。

 

每一回都不得不经历的事故。让他高热的毕竟不是记忆里的天使,是真正的地狱之火,灼烧过他全身上下的每一处角落,连这间旧房也不忘烧毁。

 

失去这一切前,死神在视线终点看见了一个背影。一开始离他很远,渐渐他们在无形的距离里拉近,近到他这时伸出手就可以拧断对方的脖子——死神想不起他是谁,一点印象都没有,他们之间也一句话都没有。

 

他会回过头的,死神在失去意识前猜想到,没有人会百分百信任我。就连他现今的战友都做不到,更不用提一个他连回忆都记不起的人。

 

他下意识地认为对方一定是背叛者。

 

可惜现在谁能管得了这些,他在狱火间闭上双眼,感到刚刚想起的曾为人类的一切就被此燃烧殆尽。

 

现在唯有死神才能从死亡中重获新生。



TBC

评论(2)
热度(62)
© 俏鼠黄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