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藏】明日曙光(2)

身在别地也坚挺地设了个定时坚持日更(

青年源 肥肠 会 撩。

希望食用愉快!

2.

 

听温斯顿做讲解真不是件好差事。

 

半藏不断在心里叫嚣着要自己集中注意力,还是时不时被先前的一个吻带着走神——回过神来时已完全不知对方讲到东西南北,只得掐准对方的话头认真点头,直到猩猩讲完问他是否明白,他下意识地点头,对方便笑着说那就好,拍拍他肩膀离开了。

 

明白真的算不上,半藏扶着额细细回忆了一遍对方讲的内容,得出大概了解的结论。其实知道大致也该足够了,温斯顿说源氏没有危险,可能是他在为莉娜调整“时间加速器”时发了生一点小小事故——关于事故的解释半藏一个字眼也没能听懂,更不用提加速器的结构之类,对他来说完全是一窍不通。

 

“源氏身体的大部分都是机械,所以就算时间会影响他的身体,齐格勒博士为他设置的机械体也能在时间乱流里保护他,不用担心,我会尽快解决。”

 

这是他全程记得最清楚也最明白的一句话了——说到底半藏真的不关心整件事为什么发生会过程是什么,他只想知道源氏会不会有事。最怕意外发生是因为担心会有附带伤害,要是没有令人后怕的伤害存在,这场意外对半藏而言已安心大半。

 

剩下的功夫他就得拿去应付他年轻时期的源氏了。没有那件事的发生,当年的源氏依赖他,百分百地信任他——现在更甚,可偏偏只是为了他说的一个谎。源氏吻他的空隙间还在不断低声说太好了,将舌头探进他的口腔里……

 

他不该再想下去了,半藏起身时差点被自己回想起的过程吓得踉跄跌倒。这样突如其来的一个吻实在太令人不安,他觉得自己像是做错事但还是被奖励了糖果的孩子,一瞬间他希望自己能变得比源氏还小——这样有很多事他就是完全不知道的一方,不用费尽心机地去为了他的错误撒谎,再为了不伤害到源氏接着圆谎。

 

听过讲解,他这会儿该出门去找源氏。接过吻后——该死,他就是没法停止不想这个——对方就赶在温斯顿过来前,说要去认识一下和现在的自己一起工作的伙伴们。他的弟弟还是一如既往地对交朋友感到热衷,尤其是听来就是正面人物的联盟,源氏更是喜不胜收。

 

谁年轻时候没做过拯救世界的传奇梦,他还一度以为自己的梦早被该埋没进岛田家的血缘里——没想到未来他还有机会选择自己想要的这条路,身旁还陪着他最不可失去的人。

 

半藏找到对方的时候,源氏已经和猎空她们聊成一片。在此之前他害怕过自己的谎言会不会被轻易揭穿,没想到这份顾虑完全消散在了姑娘们聪明的交谈技巧和情商下——齐格勒博士看到他到来,特意露出一个微笑,充满着安心意味地告诉他,没人告诉源氏那些糟糕事。

 

岛田半藏感激得向她点了点头。

 

“哥!”他还没出声同大伙打招呼,源氏已经一个激灵发现了他的存在,连连招呼他坐到自己身旁:“你来了?那个长得像猩猩一样的博士给你解释清楚了吗?”

 

“嗯。”半藏的重点放在了后半句,他老实地坐到源氏身边,然后听见猎空叫叫嚷嚷道:“不是长得像猩猩温斯顿本来就是猩猩啊。”吓得源氏十分自然地往他身上一靠,一脸不可思议地问:“什么?现在猩猩都能当博士了吗?”

 

“别搞种族歧视那一套啊,亲爱的。”

 

“我才没有,不信你问我哥——我只是有点吃惊。”源氏一把话题转移到半藏身上,语气都变得有些不一样,拉长了声音慵懒地唤道:“半藏,他和你都说什么了?”

 

这的确是以前源氏的作风,半藏感觉众人的视线一时都移到了自己身上。他很想出声提醒猎空趴在安吉拉耳朵边上说的悄悄话一点都不轻,D.VA露出的笑容也完全没有丝毫遮掩的意思——他最该做的应该是推起他的弟弟让对方坐好,结果左思右想他还是什么都没做,光是自己坐直了身子,正经地将温斯顿说的话里他还记得并且能说的部分复述了一遍。

 

“就是未来的我出于某种原因不会有事。”源氏的背靠在半藏的手臂上,连连点头,完全没在意半藏说到某种原因时停顿了一下,自顾自补充下去:“我也不会有事,很好啊。哥我还能在这儿呆多久啊,这里附近有游戏厅吗?”

 

“你最好留在这儿。”半藏内心被这个地点名猛地击塌了一方,语气还是一成不变地对源氏说:“万一博士需要你。就不要跑出去了,源氏。”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喜欢我跑出去玩。”源氏笑了起来,语气里满是恃宠而骄得来的得意感:“不过我和你约定过,我会在晚餐之前回来的吧?反正这件事一时半会儿也解决不完,我们可以一起出去逛一圈。”

 

你失约了,半藏这才想起来他们曾经什么时候立下的约定,因为它已经失效了太久。

 

他侧过头正对上源氏的眼睛——从小对方就知道他被自己用这种眼神看着就受不了,根本是将他从内到外都研究了一番——想到这儿半藏顿时自乱了阵脚,慌忙移开视线后胡乱地点头答应下来,得到除了源氏外其他人的欢呼雀跃。

 

源氏了解他,能用一个眼神说服他,也能从他的一个眼神中解读出更多。半藏刹那间以为自己暴露了,他的弟弟会不会从他的眼睛里看出无休止的愧疚,对方会不会去猜他为什么要愧疚,再步步为营,总会从他这得知他曾经的选择,知晓他的孤独从何而来,源氏的痛苦为何而生。

 

然而源氏之后只是掰过他的下巴,勾着嘴角给他一个吻,蹭蹭他的鼻尖,问他:“你会和我们一块儿去的吧?”

 

这下他真是无计可施,更不说提醒在场的姑娘们可否降低下笑声和惊呼声,唯有僵硬地站起身来,想咳嗽几声也被笑声淹没,最后还是泄愤地捶了一把源氏。

 

“哥……”

 

“闭嘴。”

 

于是源氏就又亲了他一下,无辜地示意自己可没张嘴。

 

 

TBC

评论(8)
热度(115)
© 俏鼠黄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