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藏】有怪莫怪(3)

过渡章 莫名其妙 食用愉快。



3.

 

晚上源氏也坚持要睡在半藏房里。

 

他要做的是拉开门将自己的被褥之类抱过来,在半藏毫不认同的表情下铺好,然后将它推到半藏的被窝旁边,才躺进去。

 

“我以后能一直睡在这儿吗?”源氏翻了个身对准备去洗澡的半藏问道,他哥正将扎在脑袋后的小辫子轻松放掉,看起来果然更长了一点:“可以吗,哥?”

 

“随你。”他应该回答个不字来,可转念一想也没什么理由说不,索性答应了下来。他想源氏一定会很开心,没想到刚准备走背后就被人结实地抱住——源氏的头发顶在他单薄的内衣外,半藏先是想到好像对方长高了些,再说起:“你都这么大人了,怎么还喜欢随便抱人。”

 

“我哪里有随便抱人,从小我只喜欢抱着你。”

 

“上回你送人回家的姑娘知道了得多不高兴。”半藏说出口了才觉得这话听起来不太对劲,不过说都说了也不能怎样,便就推开源氏,抱好浴衣走出门往浴室里去:“你要困就先睡吧。”

 

我再困也不至于连你洗澡的时间都挨不过来吧,被推开的源氏还有点闷闷不乐地想。他双手抱胸一屁股坐下,盘着腿坐在刚被他一躺显得有点乱七八糟的被子上,纠结于半藏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他哥是个怪人不要紧,他不介意陪对方一起当;可要是个傻子问题就大了,他俩总不能一起当傻子,重要的还是源氏没法在这件事上聪明起来。

 

他是绝不能拿找人解决生理需求的态度对他哥的,但是正式的恋爱他也没经历过,整个流程电视剧上见过挺多次,不代表用进现实生活里就能跟剧本一样天时地利人和——他要说整个岛田家我给你承包下了,哥哥——可能对方会立马上手打他出门也说不准。

 

尴尬的处境,源氏闭上眼睛思考起了人生。他想他哥怎么也该感觉得到,他们之间的关系绝对同普通兄弟比来要好。摆脱家庭教师前,源氏都没想过半藏会真的情愿和他一块儿去上学,他知道兄长一直不太喜欢同人交往,学校又是要你与世隔绝就要你少不了闲言蜚语的地方。万万想不到半藏一听就答应下来,源氏问过为什么,半藏说没为什么,父亲倒是私底下告诫他:“半藏是为了你才答应去的,该怎么做你心里清楚。”

 

意思就是叫他怎么惹事都别祸及半藏,源氏掏掏耳朵,点着脑袋心说这种话可听过百遍不止——他做任何事怎么可能会伤害到半藏?可能岛田家和他都有要保护半藏的责任,不过要相信他,他的目的一定比父亲来得有人情味得多。

 

问题是再有人情味也没用啊,半藏没有表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迈出这个第一步。闭上眼睛没想过一会儿就困了,脑袋里胡思乱想着乱糟糟一片,源氏还没得出答案,就被这些古怪的念头缠着一低脑袋,很快睡着了。

 

几分钟后洗好澡的半藏穿着浴袍回到了房间里,他先小声地叫了源氏的名字,没得到回应才发觉他的弟弟以这种经历一个晚上明早绝对要嚎脖子疼的姿势睡着了——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放轻步伐走过去,按着源氏的肩膀托着对方的背,让他的弟弟躺倒,给对方盖好被子时源氏就抱着被子一角放松了双腿,翻个身含糊不清地吐了些话出口。

 

半藏没听清他说什么,就绕到另一边自己的被窝旁,小心地钻进去——这么做时他十分不解为什么源氏非得让他们俩睡得这么近,他躺进去时对方还恰好翻身过来面朝他,呼吸湿热地喷打在他鼻尖上,惊得半藏一时忘了怎么呼吸。

 

他很久没跟源氏睡得这么近了。只有在他们都还小的时候,源氏一个人怎么都不肯睡,他才半主动地凑上去将他那时还很小只的弟弟抱在怀里,下巴抵在对方的脑袋上哄对方睡觉。

 

长大之后也有过一阵同床的日子,自然睡觉的姿势越来越疏离,到源氏选择了半藏隔壁的地域做自己的房间以后,这件事就彻底沦为了回忆。

 

重新恢复这样的关系倒是感觉不错,半藏蹭了蹭枕头想,闭上了眼,轻轻道了声晚安。

 

晚安,源氏睁开眼,看着对方的睡颜露齿一笑,以口型回应。

 

 

TBC

评论(5)
热度(105)
© 俏鼠黄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