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兔】Warming(15)

偷跑版><

完结啦!!!!

明天会重新改一遍全文都放上来的 累死我了 大家晚安

希望食用愉快!

PS.也可以等我明天放全文版再说……唔 我只是囤不住文【日


15.

 

“该死的,要来不及了——你们能不能快一点,拜托了,闪电,我的好兄弟,就快这么一点点?”

 

尼克得克制住自己的脚不去踩下油门,视线在手腕上的手表和还没迈进车门的树懒们身上来回看着——他算是彻底体会到当时朱迪第一次见到树懒时的心情,急的想把脑袋往任何你够得着的地方上撞,可惜撞了也没任何用处——最糟不过他跟闪电提议完,对方迈进车门的动作停在了半空,伴着尼克连声的“不不不不”中将脑袋转向他,缓慢地张开嘴巴:“我——正在——以——最快的——速度——坐——进车里——尼克——我——希望——不会——迟到——你和——朱迪的——婚礼——”

 

期间有两三次尼克把脑袋撞向了驾驶盘,对着手表上一分一秒过去只能干着急。他想起来要给朱迪打电话的时候又觉得没这个必要,婚礼一定能够准时开场——不过是等两只树懒上车再系好安全带然后关上门,待到他终于快要忍不住打算按下通话按钮时,后座的门已经“啪”的一声终于关上。

 

于是他只好把手机往随便什么地方一塞,就立即踩下了油门向婚礼现场赶去。他还记朱迪千叮万嘱过的弄脏西装没问题但绝对别在赶来的路上弄伤自己,开得再快他也得有分寸,加上一连碰上几个红灯,狐狸新郎好几次都想要再度把脑袋磕上方向盘。

 

他太激动以至于忘记了接闪电时得提前很长一段的时间,结果是虽然他还是比预计的情况来得要早,光是等闪电和他的女伴梳妆打扮完时间也差不多。要不是他知道自己这位兄弟多年乘公交车是件痛苦事,尼克想自己也不会特地跑来接对方——早知道这个活儿就该交给芬尼克的,要是对方没有拿去现场给他们配背景音乐的理由来做借口的话。

 

该死该死该死,尼克在心里火急火燎地想到,我不能在今天迟到,任何一天都行,不能是今天——还有朱迪的生日宴会也不行。

 

他放弃按下手机通话键的同时,另一头的朱迪也正好把手机重新塞回口袋里。离婚礼开场时间已所剩不多,她才穿着那身象征着她一生梦想成果的警服,握着手枪,与临时拼凑成一对的老虎执行任务。

 

她猜尼克或许已经抵达会场了也不一定,朱迪却在这里连大气都不敢喘。她对着老虎比了几个手势,后者点点头示意明白,回应着三个数字的倒计时,同她一起前翻出去半跪着将枪对准了眼前的犯罪团伙,“不许动!放下手里的武器,举起双手!”

 

及时的朱迪注意到了被当场抓获的罪犯中有打算伸出一只爪子向他们回击的,感谢兔子天赐的灵敏性加上朱迪后期的锻炼,迅速地就过去将对方擒倒在地,膝盖抵在对方后脑勺,枪口对准四周扫了一圈,“还有谁想要这么来一回的?”

 

将所有的在场参与犯罪的人物戴上特定手铐领上警车时,朱迪对着手表上的时间一阵跺脚。她正打算也上车跟自己的同事回警察局再赶去结婚现场,贴心的老虎同事已经合上了她刚拉开的车门,对着朱迪比划了一个赶快走吧的手势。

 

“我很抱歉我得迟到你和尼克的婚礼了,朱迪。”老虎温和地说道,“但你可不能迟到。快走吧,我得把这车犯人送回去,看起来也没法送你去现场了。”

 

“没关系。”朱迪已经开始做狂奔前的小小热身,她蹦跳了几下,对着老虎挥挥手做了个“再见”的动作,转过身子就狂奔起来——她脱掉了自己警服的最外套抱在怀里,以最快的速度向着她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之一跑去。

 

所以尼克比朱迪还要来得早一些。最麻烦的是他还得把树懒们从自己的车上迎下来,参加动物城英雄们朱迪和尼克的婚礼得绕不少弯路才能找到场地,尼克进去时先被宴会的规模吓了一跳,当然最显眼的还是那两百七十五只兔子与他的岳父岳母——尼克先进去打听了一下是不是朱迪到了,邦尼和斯图摇了摇脑袋回答“她不和你在一起吗?我们都以为她跟你在一起。”

 

心里一颗石头刚刚放下现在又被揪了起来,尼克挠着自己的脑袋又不敢把毛发揉的乱七八糟,心里不断念叨朱迪的名字似乎这样能加快对方到来的速度——他想打电话但意识到手机被他丢在了车上,狐狸拍着自己的额头骂了好几声愚蠢。

 

很快大先生替他们找的北极熊神父已经站上了场,尼克紧张地吞咽口水间也想拉松自己的领带,看在上帝的份儿上他有点喘不过气,爪子刚刚搭上胸前的领带就被人冲过来抱了住。

 

“我告诉过你别弄伤你自己,还有尽可能的别弄皱你的西装。”朱迪把他的爪子扯下来,她身上穿着婚纱——算是穿着,尼克低头一看就发觉了突兀的警服打扮。他偷偷地发觉神父向他们做了准备完成的手势,大先生和他女儿以及孙子都好奇地向他们这儿张望,斯图正准备走过来领走自己的女儿——这会儿再来手忙脚乱地解决婚纱的纰漏一定来不及,尼克索性把西装外套一脱穿到朱迪身上,凑到对方耳边说些什么,就把她先交到了斯图手里,眨眨眼跑向司仪。

 

“你绝对是唯一会上半身西装下半身婚纱裙的新娘,朱迪,但也是只属于我的唯一。”

 

尼克是这样告诉她的,朱迪还没缓过神来,母亲已经亲吻过她的脸颊,斯图为她盖上了头纱,伸出手臂等待她挽住,由她的父亲将她交付给那个下辈子与她朝夕相处的丈夫。

 

紧张的情绪在所难免,比担心赶不上婚礼更加忧虑的是在婚礼上的表情如何。虽然整场宴会此刻都是安静的,正是因为这种安静才让朱迪更加不安,可他一生中最爱的两个男人都在他身边,母亲留在她脸颊上的吻,父亲挽着她的手臂,尼克一直注视着她的眼睛。

 

“还记得你说过我不能永远把你吊着吗?”送到尼克手里后斯图就忍不住哭了,又得邦尼跑上来将他领下台,走之前给了尼克和朱迪各一个拥抱——司仪宣誓前朱迪趁机小声地问尼克这个问题,看着狐狸露出愣怔的表情,禁不住消除紧张感地笑了一下。

 

“朱迪·霍普斯小姐,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是否都将永远爱着尼克·王尔德先生,珍惜他,对他忠实,直到永远?”

 

“我愿意。”朱迪笑着答复。

 

“尼克·王尔德先生,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是否都将永远爱着朱迪·霍普斯小姐,珍惜她,对她忠实,直到永远?”

 

“加上她想永远吊着我的话,我愿意。”尼克轻声说,微笑地掀开朱迪的头纱,对着那双紫色的眼睛笑弯了眼,“我愿意。”

 

交换过戒指,司仪宣布新郎该亲吻他的新娘了——尼克慢慢地俯下身子,先吻上的是朱迪的额头,再慢慢地向下吻,蹭过她的鼻尖,四周的欢呼声快要盖过接吻间他们彼此说悄悄话的声音,“我一直很庆幸我能有你这样的一位妻子,嘟嘟。”

 

“能有你做我的丈夫也是我的荣幸——当然,为了你刚刚喊我的称呼,我猜我们开头一周的家务就由你做吧。”

 

“什么?这样决定是不是有些草率?”

 

“这叫做婚姻,甜心。”

 

“你非得说话这么迷人吗。”尼克拿鼻子再蹭了蹭她,“为了遇到你我可欠了下半辈子的债,朱迪。”

 

“我知道你在期待我们的新生活,尼克。”

 

“还有我说我爱你,你知道的。”

 

“是的,算我知道。”

 

尼克听着朱迪回答完发出的大笑声,还有芬尼克准备的嘈杂的摇滚音乐背景,闭上眼微笑着抱紧了自己的妻子。

 

 

END

评论(2)
热度(44)
  1. whitebyebye俏鼠黄 转载了此文字
    whitebyebye我最爱的老虎有出境,有镜头更有台词,而且是只温柔的大猫...好感动——重点错�
© 俏鼠黄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