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藏】未曾谋面(1)

雇佣兵期间的半藏和暗影时期的源氏
随便写写 我流时间
食用愉快!

1.

说点什么。

他意识到,可没法开口。今天是他与陌生人共度的第三个夜晚——岛田半藏的神经已经感到有些衰弱起来。作为优秀的狙击手和雇佣兵应有的素养告诉他,这家伙绝对是个危险份子——虽然自己已经拒绝了联手,但是就看目前的情况,他也不能先出手,对方又不知道何时会出手。如此僵持不下的情况使他深深地感到疲惫。

那人只是静静地待在他身边,无论他到哪里。半藏三天来用尽了一切手段想要甩开对方,可是都失败了——连他们碰面都很奇怪。夜深人静,他正攀爬到一处屋顶休息,听见动静赶紧拉弓,对方就像是忍者一样出现在他眼前,拿着他这次任务目标的通缉令——没有说话,同样没有攻击的意思。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段距离外,以遮住了半张脸外,只露出的眼睛盯着他。

所以合作的意思,是他猜的。半藏半询问地问了几声,发现对方因为合作的猜测点了头,先是舒了一口气,随即手上拉扯的弓弦不由得更紧了点——他眯起眼睛,直言道:“如果你知道我是谁,你应该也知道我从不和人合作。”

忍者还是没有回答。半藏等不到回应,就打算赶紧离开——结果就演变成了这三天来自己的不眠不休,和对方的形影不离。

他确实累了。半藏只不过是个人类,或许在其他人眼里是个铁石心肠的家伙,这会儿他的身心还是已经濒临极限。

可是导致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完全不是这样。这家伙身上多了太多不属于人类的部件,半藏猜测这是个试验品——半人半机械的实验,或者干脆就是个人类与智械融合的失败品。这样对方不用休息也不用休眠的样子似乎情有可原,也有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能够盯着自己不放的能力。

那双眼睛,半藏想到这里,赶紧打住了想法。他们从没将距离拉得太近,可就算这样也足够让他不安——更不用说感觉那双眼睛有些熟悉,整个忍者的身体都——不,只是轮廓。他没有近距离看的打算,也没有想再放任自己如此胡思乱想。

任务目标要是明天再找不到得有麻烦,这几天虽然他一直在逃避忍者的追踪,也不代表他没有掌握到一些线索。只是很不幸的,这些线索都不能起很大作用——明天会怎么样谁都不知道,他一边希望能够顺利地找到,一边又希望今夜能够让他有合眼时间。

只是想想罢了。半藏合上眼睛不过半秒,飞镖就与他擦肩而过——他吓一跳地躲了开,后知后觉地发现它原本就不是冲着他来。

是忍者扔来的,飞镖上还插着一张纸。半藏取下,看见上面写了一个地址。他先是一愣,然后很快从找到的线索里理清了思绪——要是这是答案,那么之前的一切都能够说得通顺。明天他出发去这个地方,应该就能找到目标。

“为什么?”他看向忍者,月色下对方朝向他背光而立——太像了,好像曾经他经历的一切——只是不可能对方还是那个人。半藏将纸条攥在手里,接着问下去:“我已经拒绝了和你合作,为什么要跟来?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忍者默默不语。这样石沉大海的对话快让半藏有点恼火,在他决定不顾一切取下背上的弓箭以武力赶走对方的时候,忍者的声音突然从另一头传来:“看背面。”

隐约混杂着机械运行的声音,有着与青年无差异的声线,只是变得没有起伏。

连声音都很像——他不由自主地按照对方说的做了,将纸条翻过来时,半藏先是想到了这个。哪怕他不该再想这些,世界上的巧合总有可能那么多——但是奇迹没有,荒谬的传说更不可能实现。

纸条的背面写着:你很累了,应该休息。

明天见。

就在他抬头的刹那间,忍者消失了。快速,敏捷,抛开那一切束缚他的机械外壳,就好像——

好像是,灵雀一般。

可惜曾经被赐予这名的人已经不在了,也再也不会在了。半藏想到这个称呼,匆匆摇头脱离其他念头。

我的确是累了,需要休息,不该再想下去了——他难得认可了忍者的话,将纸条揣进口袋,去找一个能够夜宿的地方。

明天见吗,等到他陷入睡眠前的一秒,大脑突然被记忆里对方的声音如雷贯耳受了刺激,相当令人不适的回忆袭来——他捂住耳朵,侧过身子,尽可能的放松下来,只想明天要准备的一切,该如何应付忍者。

这样睡去,一夜无梦。

TBC

评论(7)
热度(28)
© 俏鼠黄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